预知坐化安详往升净土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各位在座的法師、師兄、師姐,阿彌陀佛!   今天我說什麼呢,我只有感恩、感動跟激動,我怕我的激動會說不出我心裡的話,為了對因果負責,我寫了一張稿子。   首先我要再三再次的感謝我們偉大的佛陀上師老人家(即是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編者註,下同),安排我內人劉惠秀師姐今年八月六日坐化圓寂往升淨土之大恩大德,真是粉身碎骨難以報答。今年七月七日我由西雅圖飛來洛杉磯,代我的內人劉惠秀師姐向老人家求法,承蒙老人家慈悲,清清楚楚並鄭重的告訴我:劉惠秀同學在修了這個法、套上種子字,保證一定坐化圓寂往升西方極樂世界,並且絕對的不會有疼痛。果不出佛陀上師所言,劉惠秀往升前連嗎啡都沒有用,並且毫無痛苦。劉惠秀師姐在八月六日上午五時許,由睡床坐起說她要走了,並且很從容的將她心愛的一隻小玩具布狗,擺到與劉惠秀師姐同一方向,而後盤上腿結上佛陀上師所傳的手印套上種子字,一直到當天上午九時五十五分往升。請問各位法師、師兄們,當今世界上或近代史上,有哪一位大師敢預先保證自己的弟子在修了自己所傳的法後,將如期的坐化圓寂呢?請問各位師兄這是什麼樣的概念呢?假若佛 閱讀更多 →

死而復生至極樂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2003年3月中的某一天,母親疑似急性中風,突然右半身不能動彈,不能言語,送急診室,未料檢查出來結果是腦癌末期,腫瘤有拳頭般大小,醫生說不能開刀,不能化療,化療治愈機會幾乎零,醫院勸說家屬將母親領回家做人生最後日子的安寧看護,當時全家聽了陷入一片恐慌的悲哀,那是一種母親等死的恐懼。   當時我不斷地祈求母親能得見至尊的佛陀上師──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一面,佛陀上師非常慈悲,不但答應了,還馬上安排接見。那天在壇場的情況我記得非常清楚,母親一進入壇場,由於不能說話,急得哭出來,只聽佛陀上師說:“不說了!不說了!我都明白了!”那天佛陀上師當場收母親為弟子,還傳了法,由於母親右半身癱瘓,又說不出話,還無法結手印,我記得佛陀上師慈悲地從法台上走下來,親自握著母親未癱瘓的左手,將修法種子字套在母親的左手心上,那一幕深印在我八識田裡,那是一位佛陀對一個受苦的眾生髮大悲心的加持,我真的深受感動,更感恩我的佛陀上師,儘管他老人家不准弟子喊他老人家為佛陀,但是他老人家是真正的古佛降世。   那天在壇場的種種情景,母親用眼神跟佛陀上師溝通,當時在場的還有父親與四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