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珍:陳恒寶生脫不掉邪教妖魔的真身——誹謗佛法僧五戒全犯,五逆惡罪非釋種子

陳恒寶生脫不掉邪教妖魔的真身 ——誹謗佛法僧五戒全犯,五逆惡罪非釋種子 慚愧佛弟子:拉珍 邪教恆生派創始人陳恒寶生及其邪惡弟子,已經赤裸裸暴露了邪教的本質。他們為了對波旬魔王表明效忠的立場,又特別寫了一篇“恆生弟子要說的話(八)”,讓大家更清楚地知道,他們效忠的是波旬魔王,是公開對抗佛教的獨立的邪教恆生派,而不是佛教,以證明自己是不折不扣的邪教“非釋種子”。但他們卻忘了,非釋種子是“應當滅擯”的對象。 憑什麽這麽說?沒有依據亂扣帽子嗎?證據在哪裡? 證據確鑿,鐵證如山。 證據1:這篇文中延續他們一貫的自稱,他們自居的身份是“恆生弟子”,而不是稱佛弟子。在這個世界,佛教只有一個派別,無論何宗何門,無論是師是徒,只要是佛教,只能有一種稱呼,性質是佛教徒,身份是佛弟子,從來沒有什麽師弟子。正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次公開說:“佛教只有一個,這個世界的佛教教主就是釋迦牟尼佛,這個世界只有佛教徒,沒有師教徒,凡稱師教徒,或任何巧立的稱號,均不是佛教徒,就是邪教。”立“恆生弟子”招牌公諸於世,只有一個含義:自立邪教派別。 證據2:陳恒寶生指使弟子惡意拆下並絞毀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十大金剛法像。除了 閱讀更多 →

【聖德開示】​​李娜-釋昌聖法師-伏藏那瑪大師開示

歌唱家李娜,法名伏藏那瑪,是當今中國大陸說法第一人。她說的《頓悟與解脫大手印精髓》能讓雪山頑石點頭稱讚。她是佛陀上師第三世多杰羌佛往昔的妹妹。大日如來尊勝法王的弟子。一家人皆是聖者再來。 我要提醒大家注意,真修實證才是自己的東西,明心見性要自己見才是真見,且不可以文字的理解做為見,只能以古德之法義做為助見的資糧。現在我來為你們說一首偈,以資大家真修取道,偈曰: 「歷代祖師說玄訶,明心見性口訣多, 後塵學子數他寶,臨終還唱輪迴歌, 不信但看此中人,我執滿身人我行, 開口空洞妙有義,智慧神通不顯靈。」   想想這首偈語吧!你是在數他人的寶呢?還是真的見到自性了?你是用法義的語言來推想寫成的所謂見性偈呢?還是真的見到了法身,明見了宇宙萬物的真源呢?如果沒有見到本性,是脫離不了輪迴的。   如果你三業中,還存有「他不對,我對;他不了解我,我才明白我。」乃至更下層之人,還要爭一個「我正確」,我執滿身啊!如果你沒有大悲菩提心,處處「我說了算,眾生算什麼」,你見什麼性呀?甚至拿惡習去面對弟子,還大言不慚的說:「我是為你們成材,為你們好。」這樣不知羞的話,他竟然講得出口,此類邪見之 閱讀更多 →

從深圳三步一拜到五台山的佛弟子真實因果故事

2017-07-26 林卓 發願文 一切眾生無始至此皆我父母,皆我親情眷屬,六道父母於輪迴中痛苦無比,故眾生苦即我苦也! 佛弟子林卓發願:我代替眾生受苦,為眾生祈福。祈請文殊菩薩開敷眾生的智慧,願眾生種善因結善果,離苦得樂。祈願世界和平,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泰民安,風調雨順,災難減少,人民安樂。祈願一切眾生都得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諸佛菩薩加持,學到如來正法,消災免難,增長福慧,得大解脫,得大成就。 代父母受苦天經地義,代眾生受苦理所當然…… 林卓於2015年11月21日上午,由深圳西鄉如來正法的聞法點出發,以三步一拜,遇上下坡就一邊唸佛菩薩的聖號21遍,邊行邊拜,朝拜五台山。經廣東省,湖南省,湖北省,河南省,至山西省五台山,禮拜文殊菩薩!以純淨的三業,以身體及生命來供養四寶!言出必行,絕不回頭,保證滿願,若未如願,願墮地獄。 眾生的一切造業罪過由林卓承擔,眾生的一切苦由林卓來受,林卓種的一切善業功德全給你們。阿彌陀佛! 善惡因果現世報,既生日感言! 四年前今日見閻王,所有親人一同哭,多杰羌佛把我救,改我生日於今日,回來人間做好人。 這是2012年6月27日,發生在我身上,真實不虛的善惡因果現世 閱讀更多 →

我越來越害怕,時間都去哪了……時間不等人了

不知不覺一年過去四分之一;似乎年齡越大,時間流逝得越快。眼睛一睜一閉,一天過去;事情忙東忙西,幾月過去;人生苦短情長,一年過去。縱然你再想挽留,時間也不等你。 這幾年,我越來越害怕再見。飯桌上來的人一次比一次少,每一次的相聚都意味著更長時間的別離,或許這一次相見之後便永不再見。多少人來了又走,多少人走了永不再來。週末能一起邀伴的人越來越少,自己孤單度過的時間越來越多。叫一個人的落寞,無人能懂,也無人能解。 這幾年,我越來越害怕時間。它帶來未來,卻也帶走我心愛的一切。帶來新歡,卻也消弭舊愛。有些事情我不想知道,時間卻大浪淘沙,明曉一切。讓真的更真,也讓假的無處可逃。它告訴我事實,也揭穿了謊言。我還不想老去,然而時間讓你無可遁形。直到有一天,真的發現自己眼角有了皺紋,抬頭時候有了抬頭紋,生命已經不再年輕。我害怕我還一事無成,就這樣老去;我害怕我什麼都還沒有成就,父母就已經更加衰老。  《四十二章經》佛問諸沙門曰:’人命幾何?’ 沙門答曰:’數日之間’。佛曰:’子未知道’。 又一沙門答曰:’飲食之間&#821 閱讀更多 →

目犍連尊者測量佛音遠近

目犍連尊者是佛陀許多弟子當中,被認為神通造詣最高的弟子。 有一天,佛陀在王舍城竹林精舍的講堂中說法,目犍連尊者坐在禪室中沒有去聽講,但佛陀說法的音聲,在他耳中像雷鳴一樣。他很驚奇在離佛陀很遠的地方還能聽到佛陀的音聲。他想到︰佛陀的聲音究竟能響及多遠?真能遍及十方世界嗎?(因為佛陀在每一次說法之前,身上就閃發出黃金色的祥光,光亮遍照十方世界,十方世界的菩薩眾都因此陸續來到娑婆世界聽法。) 佛陀的慈光能照及十方,佛陀的法音是不是也如此呢?目犍連尊者在想著。與其在這兒推想,不如去試試吧!主意打定後,目犍連尊者就運用神足通,騰上天空飛行而去。剎那間來到須彌山頂,忉利天界,這時他側耳一聽,佛陀就像在他的身邊說法。 目犍連尊者又飛,飛過南瞻部洲,飛過西牛貨洲,直到飛越過四部洲,佛陀的聲音還是很清晰的在他耳邊。 這時,釋迦牟尼佛已知目犍連尊者的心意。因此為了滿足他的願望,佛陀用神力暗中送去一股力量,目犍連尊者忽然覺得身體好輕盈,飛行的速度猛然快起來,他鼓足神力去飛,輕快地朝西方飛去,飛越過九十九個恒河沙數的佛土,來到了一個金光燦爛的世界。這時,彼佛國土的教主正在說法,而獅子座下的聽眾,每個人都有五百 閱讀更多 →

越辯越爛的辯解!

  近來隨著陳寶生謗佛叛教、矇騙眾生、詐騙錢財、凌辱弟子的惡行被一再揭露出來後,廣大正信佛弟子憤起聲討撻伐,蔚成大勢,令人欣喜讚歎,證明正法深入人心,護法弟子眾志成城,邪師妖魔宵小之輩無以遁形。   然而因果所致,總有些愚癡頑劣之輩,堅持錯謬負隅頑抗,一再跳出來,不遺餘力的為妖魔邪師陳寶生辯解,那怕顛倒黑白,滿口胡言,甚至自打嘴巴,也在所不惜。   最近就又跑出來了那麼一個,為陳寶生謗佛叛教的卑劣行徑叫屈,裝得滿腹經論,引經據典摘章擇句,惡毒的把 釋迦世尊所說《妙法蓮華經》拿來狂加歪曲,蠻橫為陳寶生辯解。他故意把提婆達多在 釋迦世尊住世期間謗佛害佛而必墮阿鼻地獄的罪行事實抹去不說,倒把提婆達多謗佛害佛離經叛教的“一切言行”,說成是“善知識”的“度生方便!”這樣的蓄意篡改和惡意混淆也真是奇葩的可以了!我們不禁要問:這難道就是他們跟隨邪魔陳寶生所謂“專心修學三藏教理”的成果嗎?事實再一次證明,他們哪裡是在“修學三藏教理”,他們是三藏白癡,只會對三藏教理採用妖魔式實用主義的斷章取義為我所用,惡意篡改 釋迦世尊說法的妙義,蓄意破壞三藏教理的法義真諦,妄圖藉此繼續矇 閱讀更多 →

佛法告訴你怎麼轉苦為樂!你想繼續被痛苦追著跑還是轉向跟著快樂走呢?

文/默兒 人世間,處處充斥著苦,八苦交加是真諦。 有人說,怎麼可能?我現在就很快樂! 唉!這是你沒有認真體會人生的答案。常言說:“樂極生悲”。無論你多高興,當官還是發財,樂過後,依然會有苦,人世間沒有永恆的幸福快樂。樂是一時,苦卻是一世接一世!生老病死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怨憎會苦,五陰熾盛苦,它們隨時裹挾著我們,我們在苦的夾縫中求生存。最近,我遇到了一位女士,看到她怨憎他人而受苦。 那天,我跟先生參加一場公司年會,老闆是我先生的同鄉。吃飯時,服務員不小心碰到我身邊一位女士的紅酒杯,紅酒灑了她一身,服務員慌忙道歉。這位女士一下子從座位站起來吼到:“我的衣服很貴的,你能賠得起嗎?”由於她的不依不饒,叫囂開始了。一邊是惡聲惡氣,另一邊則是不停曲腰哈背…… 我看不過眼,勸她,衣服拿去乾洗店洗洗就好了,不要生氣了。可這位女士氣得滿臉通紅,眼睛狠狠的盯著服務員,“惹事”的服務員很害怕,店長也連忙過來道歉,商量要不要幫忙乾洗,女士的先生都覺得不好意思了,他勸道:“吃飯了,別在意了,回家洗洗就好,一件衣服幾百塊,大不了我給你再買一件……”可那位女士就是滿腔怒火,久久不能平息。 當時我就想,這杯酒灑 閱讀更多 →

釋迦牟尼妻子為何命該孤苦?原來如此。

愛與恨都有背後的因緣,在人間很難說清楚。 下面我們再來看一個關於情之傷痛的故事。這就是釋迦牟尼佛和他妻子的“姻緣”。 自當年釋迦牟尼拋棄嬌妻富貴入山尋道,他年輕的妻子便被迫毀棄了青春、美貌與愛戀;當這位淨飯王子在山中餓得瘦骨嶙峋,這位孤獨的公主也在深宮中水米難嚥; 當這位王子餓昏後被牧羊女餵下一勺奶糜,孤獨的王妃也只看在幼子的份上勉強喝下了一口飯湯;當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久坐開悟之後,當釋迦佛廣度眾生萬人敬仰威儀赫赫之時,那位落寞的婦人,卻越加落寞,並且蒼老。 此時,他回來了,回來救度本國的眾生。淨飯老王與眾王子王孫率百姓虔敬出迎,惟有她一人獨坐樓中。弟子報告說:“她不想見您。”佛說:“好吧,我去尋她。” 他上得樓來,掩門,室中只剩下二人對坐。她一語不發。這一生付水流的青春化作點點滴滴的恨,濡透身心……。佛輕輕說:  “我知道你在恨我。但是你來看──” 他用掌心展出她前生的記憶,展開他們的前生緣。那是佛的前生修煉時。他是一個童子,以全身心的虔敬向燃燈古佛獻了一朵蓮花。燃燈古佛微笑頷首:“你注定在來生得道。”這時一位小女孩走來跪於佛前:“佛啊,我以生生世世的佛性,求您讓我與他在來生一同得度 閱讀更多 →

前面有明燈,找到了回家的路

我是一個慚愧的行人,現在已滿七十一歲高齡。回顧這一生,自初中就一人住校,直至大學畢業,畢業後分配到農村工作,五年後回到母校任教,由於工作生活環境單純,本人思想比較簡單,平時樂於助人,對人和善,在人們的眼裡算是一個善人。 我從來沒有接觸過佛教,人們說那是迷信,所以我從不去廟上,也接觸不到佛書。平時看到一些老人到廟上皈依,手持佛珠,口持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的聖號。有的初一、十五去廟上燒香、吃素,其它一問三不知,極個別人回到家裡照常吵架罵人,更甚者是集體皈依,由於廟子是造在公園內,只要交錢就能買到一本進公園終身免費的皈依證,連皈依師是誰都不清楚。不知何時,寺廟開始做起了生意。什麼是佛教?什麼是皈依?我很迷茫。 二零一零年初,本人患高血壓,頭昏失眠走路不穩,全身無力,在老同學付玉英的關懷下,走進了貴陽黔靈山弘福寺,祈求菩薩保佑。在五百羅漢堂呆了一個星期,在那裡拜佛背經,得到翟居士的幫助,結果疾病不藥而愈,身體漸漸好轉,於是心中生起了皈依的願望。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在老同學的陪同下,我到貴州思南縣華嚴寺依住持常樂法師舉行皈依。從皈依證上,我初次知道五戒、十善的知識,由於路途遙遠,和師父聯繫又 閱讀更多 →

《心力難思》

《心力難思》 轉載:明倫月刊237期 從前在某個國家,由於,收成不好,米價奇貴無比,很多人都處在飢餓狀態。有一位沙門在城內挨家乞食,經過許多戶都沒能得什麼,後來,來到一位富豪長者家,才得了些粗菜淡飯,正想出城,在城門口遇到一位依射獵打殺維生的屠夫,正抱一隻小狗,準備回家殺了做成一餐。屠夫見了沙門,歡喜地作禮,沙門為他祝愿,祝他老壽長生。沙門心知這小狗未來的命運堪憂,故意問他:「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啊!」屠夫也故意說:「沒什麼啊!」沙門乾脆直說:「我知殺生的果報很可怕,可否用我這一缽飯菜,換這隻狗,給牠一條生路,您也種了無量福德。」「不行!不行!」沙門一再的殷殷曉喻,屠夫不肯就是不肯。最後沒辦法了,只好說:「那你讓我看看那隻狗吧!」沙門於是捏了飯糰給小狗吃,又用手摸那小狗的頭,含淚咒願說:「你因為業報的關係,墮為狗身,不得自在,任人宰殺,願你宿世的罪業從此消滅,善報從此生長,離此狗身,得生為人,並且得聞佛法,終得解脫!」小狗得了食物,善心生焉,踴躍歡喜。後來雖然被殺,但是命終之後,投生在豪貴大長者家,生來便智慧慈憫,柔和安雅。不知又過了多久,沙門來到長者家乞食,長者子一見到沙門,便憶起前緣,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