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90104號)- 關於聖天湖的水、石、沙子

根據我們向地質部門取得的報告,證實正如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的,聖天湖地下有水晶湖泊,湖泊中的水質非常好,另外還有世界上唯二的從南到北兩條地下暗河之一的大江河,湖泊中的水不是暗河中的水,因為它們水平面差別很大,水晶湖泊的水平面是2720英呎,而水晶湖泊外的水平面則是2700英呎,自來水公司在佛教城聖天湖地面上打了五口井,對外銷售以供民用、商業、工廠等用水,佛教城自然是極其殊勝吉祥之地,但是有佛教徒去了聖天湖,把湖泊中的水打回去喝,把佛教城地上的石頭和沙拿走,宣說是聖沙、聖石。這是胡亂講的,現在必須嚴肅認真地告訴大家,這種行為是不淨業的行為,是不應該的行為,這就相當於去一個寺廟,把寺廟的東西私自盗竊,偷竊他人的東西還是一個守清規戒律的佛教徒嗎?我們只能為寺廟添瓦,怎麼能私下偷偷拿走佛教城的東西呢?更為愚痴的是,聖天湖地下的水好,那是由於經過自來水公司的過濾處理,而你們去湖泊中打的水是不衛生的,比如隨時有幾百隻野鴨、飛鵝、野鳥在水上遊戲自如,他們身上難免有細菌,加上湖水很多年沒有掏過,拿這個水去喝,會對身體不好的,請大家不要喝聖天湖裡的湖水,不要私自到佛教城帶走湖水、石頭、沙,那些並不是聖水、聖沙、聖石,請大家不要胡思亂想,如果把這個水都說成是聖水,簡直是誤導他人,拿走湖水、石頭、沙的人,請自行送回聖天湖,再不要拿到聖蹟寺來了,因為被你們拿走送回來的石頭、湖水和沙已經把聖蹟寺堆成災難了,聖蹟寺不會再收你們拿走的這些石頭、沙和湖水了,寺廟人力不夠,無法代收這些石頭、沙,代你們處理,非常抱歉,謝謝你們的合作。
世界佛教總部
2019426
#第三世多杰羌佛 #世界佛教總部 #佛教城 #聖天湖 #聖跡

Israel Post Publishes Stamp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rael Post Publishes Stamp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rael Post Publishes Stamp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rael Post Publishes Stamp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the Buddha and the highest leader of Buddhism, recognized and corroborated by the leaders, dharma kings, and great rinpoches of all the major Buddhist sects of the world.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ontributes Himself altruistically to benefit all living beings. He has never accepted any offerings which cannot be found in the world.

Israel Post now formally publishes stamp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rael is a strong country of the world, having great friendships with many other countries including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The stamp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published by Israel Post not only can be used for posting mail, but as stamps of the Buddha, are also very precious commemorative items. Everyone is welcome to register for purchasing them!

 Israel Post Publishes Stamp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有神通也開不了現量伏藏

有神通也開不了現量伏藏

2019年03月19日 維加斯新聞報
楊慧君特稿

在大力王尊者堪千旺扎上尊在聖跡寺展示抓起千斤重攔殿金剛杵的第二天,即二零一九年三月七日,聖跡寺來了一位比上尊更高的“玉尊”,當著近兩百人展顯現量伏藏道行!
藏密法分為兩大類,一是經書法本翻譯,為嘎瑪,二是伏藏取出為代瑪。代瑪又分為南藏北藏。而伏藏包括開藏,總稱伏藏法。伏藏法又分昔量伏藏和現量伏藏。伏藏師三字,在藏密中常見,藏密佛教徒幾乎人人皆知。昔量伏藏顧名思義,即佛陀或前輩祖師如釋迦牟尼佛、蓮花生大師等,將一些機緣尚未成熟或將招魔害暫時不宜傳世的佛法法本、法物秘密埋藏起來,待因緣成熟時,由後世祖師開掘出來傳法。伏藏共分兩大類,上部伏藏和下部伏藏,合稱併為南藏。而後來後藏的增郭吉登曲堅刻印了新的伏藏,稱為北藏。這些都不重要,無非匿藏經書聖物等,開藏才需聖量獲取。
但是,昔量伏藏並非絕對需要聖證量,有時可依照記載或祖師留下的線索尋找,而且時隔久遠,加之末法時期的種種怪劣騙子假聖者等造作,那伏藏物到底是前輩祖師伏藏的還是凡夫充聖人自藏自取的騙局,誰也說不清。故佛菩薩為了預防以假充聖的邪惡騙師,規定取藏師本人必須舉行現量伏藏來證明自己開藏取寶的真實性。現量伏藏絕對不允許有線索記載可尋,儀式慎重中加嚴格,當場當眾從數百人或千萬人中抽籤定出十位伏藏者在眾人監管下伏藏,讓被關在另外一處的大聖師當場當眾開藏,沒有絲毫虛假能夠混入!佛史上,具現量伏藏道行的有蓮花生大師取佛陀講經,還有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無我母大師、杜松淺巴法王。連阿底峽尊者修現量伏藏法都曾失敗過兩次,可想此法所需聖量之高,非具有聖量者就能企及的。就是三段金釦上尊,可取昔量伏藏,也很難取出現量伏藏。八地到十地大菩薩都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取現量伏藏。唯有大摩訶薩才能確切地開藏無誤。能現量伏藏,意味著該伏藏大師的所有開藏取出的佛法、法器等必然真實無疑。故,凡未經現量伏藏證實的法,都是不準確的,統稱世俗佛法。因為世俗佛法必須還要經過勝義擇決才能確認是否為真伏藏勝義佛法或法器,但勝義擇決又必須是要大摩訶薩、等妙覺菩薩才能作的。
現量伏藏的法本或法物,不是一件,而是十件,每件東西不同,其中真正的法本或法物只有一件,混雜在外表一模一樣的許多件當中,在眾目睽睽監看之下,由抽籤出來的十位伏藏者,到另外一間隱秘的房中,在開藏的巨圣德看不到的地方打包、隱藏,再拿出來伏藏。此時開藏巨圣師一口指出唯一的聖物在何處。
三月七日這一天,女巨聖德“玉尊”來到聖跡寺大殿,拒絕現場一百七十多位法王、活佛、大法師等的供養,“玉尊”從法會開始到結束未發一語,她不要名利,不露聖顏,只為開藏,表正法在此地,普利眾生。四段金釦“玉尊”道行高深莫測。
此次現量伏藏的聖物是“照妖鏡”,這是即便具有神通也沒有辦法現量取藏的。修法開始,照妖鏡與十面看起來一模一樣的普通小鏡子混在一起,現場抽籤選出的十位伏藏者,被隔絕在另一旁的觀音殿中,門口有人嚴守。“玉尊”與一百多人在另外一處所,與那十人相互隔開,無法通悉。十人在觀音殿內將十面小鏡子分別用十條一樣的白色哈達包裹起來,放在黑布袋子中,自然外形形體混亂,就是伏藏的十個人沒有一個人知道哪一面是照妖鏡,因為十面鏡子完全相同一模一樣,再加上哈達包裹,再放入黑布袋中,形體形象早已混亂沒有樣式。緊接著,十人隨意從布袋中拿出包著的鏡子分別伏藏,伏藏好後即刻返回觀音殿關起門來,就是這十個人也毫不知曉照妖鏡在何處,而“玉尊”毫不沾邊、從不接觸,竟然坐在另外的帳中很快便舉牌宣佈什麼地方有伏藏照妖鏡。此時原伏藏的佛弟子又從觀音殿出來,按照“玉尊”的預言法旨開藏見證。當開藏出來的鏡子呈放在聖跡寺大殿中央的油燈前一照時,十個伏藏者都驚呆了,果然是照妖鏡!一百多位佛弟子爭先恐後、興奮地圍聚在巴掌大的小鏡子跟前,照妖鏡里反映出的根本不是常識中的一盞燈,一聲接一聲的高喊迴蕩在大雄寶殿:“三盞!”“我看到五盞!”“四盞!”“八盞!”……有幾人看到邪惡相!然而,其它九面看起來與照妖鏡完全一樣的小鏡子,所有人都只能從中看到一盞燈,也沒有什麼邪惡相。伏藏開藏一共兩輪,”“玉尊””兩次都輕易地舉牌預言指定出真正的照妖鏡伏藏在何處!
我是伏藏者之一,我必須說,太厲害了!如果不用油燈仔細鑒別,我們十個人試做,明擺著睜開大眼睛來分辨,也看不出哪一面是照妖鏡!十面鏡子一個模樣,都是水銀鏡子,不要說伏藏了,明擺在大家面前都選不出照妖鏡是哪一面!”“玉尊””完全不沾鏡子的邊,竟然知道伏藏的照妖鏡在哪裡,實在是佛國巨聖降人間!”
我們特地去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此說法,羌佛說:“什麼照妖鏡,不值分文,不能成就。這只不過是一個標記而已,是沒有意義的,學佛修行才重要!!!”
我們記住了佛陀的教導,最重要的是學佛修行,管它什麼照妖鏡,那是成就不了人的。而現量伏藏的法義重點不是照妖鏡而是“玉尊”能從十個伏藏起來一模一樣的水銀鏡子中,準確地舉牌公告聖物所在處!那些在我們凡胎肉眼中沒有差別的鏡子,還伏藏起來了,但在“玉尊”的道行里,卻是無法藏匿!千萬不要小看那舉牌宣佈在何處有聖物的動作,試想一下,如果換作另外的大法王或者你我,我們敢宣佈嗎?我們敢瞎猜嗎?那可是要當眾打開來見真章的呀!這不是說大話、講開示、吹牛能解決的事啊!一當打開來不是聖物,怎麼下台?只會徹底完蛋,從此倒霉!所以,巨聖德與聖德之別,也就在這舉牌宣佈的瞬間,一翻兩瞪眼、黑白湛然!就是有神通的聖者,用天眼通能看破墻壁、穿過山石,看到的也是同樣的鏡子,根本分辨不了哪一面是照妖鏡,更況凡夫哪有道力沾得上現量伏藏?!
修法一結束,現量伏藏必須的佛聖加持的稀世大寶丸也同時修成,大家十分感動,發心準備盡其一切供養大摩訶薩“玉尊”,怎奈“玉尊”一言不發,分文不收,飄然離眾,不見蹤影,留下的只有佛弟子們的感慨:“這世上號稱大法王、大法師、聖者大菩薩的人何其之多,有的名聲震天響,著書開示一大堆,空洞無道行,盡收供養為目的,可他們對真正的佛法不要說自己沒有,連見還沒見到過呢!這些所謂的名流大人物,到底有誰拿出了如“玉尊”一樣的佛法聖量?他們能實地修一場現量伏藏法,給求法若渴的眾生看一看,來證明自己掌有的傳承是真正的佛法嗎?!找不到一個真貨色啊!費人深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