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洛杉磯聖蹟寺舉行

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2018年09月22日   維加斯新聞報
文:劉應鴻
      佛教中的生死自由、自由掌控生死,一直都是個傳說,但在2018年9月,我卻親眼見到了!!
釋迦牟尼佛的佛教在世界弘揚了兩千多年,支分派別,各立宗風。祖師們、高僧大德們,都離不開演說自己擁有的最好教法,標榜各自都能教人最終成就解脫。結果如何?事實證明,在實際的解脫中,歷史上真正成就的人非常少,而修法未得成就者甚多。取得顯赫成就的,如:達摩、慧能、憨山等,近代有虛雲、慧明、勝清等長老,又如有蓮師、宗喀巴大師、嘎瑪巴大師、阿底峽尊者、月賢王尊者等。但這樣的成就聖德何其稀少,尤其近百年來,末法時期愈入深透,真正的如來正法幾乎已經失傳了。包括現代享名於世的高僧大德等頭銜人物,到臨命終時痛苦而終,生死未能了脫,更談不上生死自由。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把如來大法帶到了人間,恢復了釋迦牟尼佛教法的本原,續佛慧命,更帶至了深化捷徑成就的佛教宗風。比如《解脫大手印》,比如“勝義內密境行法”的灌頂,以及無與倫比的修行法度,和至高快捷的成就法,更是史無前聖,說之不盡,道之不完。都知道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登峰、佛陀聖量,確實,都拿出了事實擺在那裡。可是,筆者想提示一個問題給大家思考,這是羌佛的成就,如釋迦牟尼佛一樣,是佛陀自身的成就,與我們沒有關係,真正與我們息息相關的,是要能教人成就。這才是至要至要!我們對此實地考察,的的確確,羌佛所教的大成就者歷歷在目,如悟明長老、意昭長老、因海聖尊,又如候欲善聖德,林劉惠秀聖德,趙玉勝聖德等等,在實踐中證明瞭羌佛所教的人取得了顯赫的成就。

而羌佛的弟子世界佛教總部主席祿東贊•慈仁嘉措法王,更是展示了生死自由的驚世記錄!

祿東贊法王一生拜學過很多佛教著名人物,自1995年拜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以來,好似拾到了珍稀至寶。恰如漢人中唯一的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格西在答記者問中,說他自己學佛六十年,不如跟羌佛學一天!這是什麼概念啊!祿東贊法王學到羌佛傳的行與法後,放棄了所有以前學到的沒有效果的法,專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證量突飛猛進,福慧圓滿,2004年展示了大力王金剛之力,在勝義浴佛法會上,當眾抬起四千多磅重的浴佛蓮池取水,2009年當眾修法神識出體取得金剛丸,最終明心見性,證到了法身,有銀盒帶至今傳世弘揚。
2015年台灣覺行寺興建籌備委員會邀請祿東贊法王出任覺行寺方丈,7月16日祿東贊法王給覺行寺興建籌備委員會的信中,告知他不能擔任覺行寺的方丈,因為他沒有因緣了(見《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復-第十八道答案》)。
在2017年依固聖德的文章《我敢保證功德與罪業、佛降甘露》中,引用了祿東贊法王的原話,告訴廣大行人他等不到古佛寺奠基了:“……我祿東贊•慈仁嘉措,根本沒有資格做古佛寺方丈……任古佛寺監院都還不夠格呢,更何況我已經沒有瞻仰禮拜古佛寺的因緣了。……我雖然對生死有把握,但到了佛土再返回人間,我就沒有把握,因為不知道阿彌陀佛批不批准我返回人間現身禮佛,除非南無羌佛恩師召喚我。” 如此有把握的預知生死,是何等大法才能得到的成就啊!
世界佛教總部在2018年的第20180102號回覆諮詢中說:“今天總部兩位董事去請示法王,有人問法王什麼時候圓寂,祿東贊法王說,他是修第三世多杰羌佛本尊法成就了生死自由的,他會盡快把最後一場法修了,寫下決定圓寂書就圓寂,不會耽誤時辰。”聖德組的聖德們聽了,立刻進入擇訣觀照,發現祿東贊法王已經圓滿證達三段金釦上尊位!
法王能如此斷言,為什麼?當今這個世界,哪裡能找到如此生死自由的佛法?已有近百年沒有發生過如此震撼世界的佛法了。法王說他要等到最後修完一場法就盡快圓寂,他要等的是什麼法?他又要留下一份什麼樣的決定書?反正很快,無非就是等一場法會的時間而已,是空洞的說辭還是真實的大法,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2018年9月,祿東贊法王祈請佛陀恩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一場勝義的火壇大供,他說:“用這最高最大的如來正法,來證明那些在社會上打著宗派傳承旗號的人物是凡是聖,是不是失傳正法的佛教外行。這些帶邪惡見的人,他們在網上社群中大力破壞誹謗羌佛恩師的行與法。我們唯有這樣,才能破邪顯正!”
羌佛說:“你錯了,不能為了自己讓別人難過。我修不了這個法,就是要修也只能按儀軌念誦而已。”祿東贊法王又說:“就算不為佛陀恩師自己證明去修,也要為如來正法,為整個西方世界的眾生息災祈福,為祿東贊弟子我祈請正法、圓滿資糧而修啊!”羌佛說:“既然為整個西方的正法大事因緣,為利眾生而作祈福,你放心,這場法會要修,就算我不修,也會有巨聖德來修。”
9月17日,由一位金屬製造專家領隊趕製了一具黃銅壇爐。9月18日,祿東贊法王處的宣慧師姐送來了燒護摩火供用的檀香木和木炭等。9月19日,“勝義火供大法會”在美國聖蹟寺正式開壇舉行。“勝義火供法”是除障增福法中之王,只在八十年前由西藏的頗邦卡大師和康薩仁波且修成功過,之後漢藏兩地的所謂火供法都是書本和口稱是勝義修法,實際上沒有聖境展顯,只是儀軌念誦、世相顯修。而9月19日美國聖蹟寺的這場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大法會,金剛佛母親臨虛空,全身藍色放光,身高巨大,網路文章說有人看到金剛佛母在虛空中用手指彈出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而我訪問了好幾個人,他們看到的不同,他們看到的是藍色金剛佛母顯形在虛空,高大莊嚴無比,變化身形動作,周身有電火網盤旋圍繞。護摩衛士剛一祈請完畢,金剛佛母眉間突然放出一道閃光射入壇爐,剎那燃起熊熊大火!當時壇爐中只有臨時放入的五塊檀木,怎麼會瞬間燃起熊熊大火?爾後,被捉拿在金剛伏魔缽中的妖魔拼命掙紮想要震蕩開伏魔缽逃脫,就在這震動的一剎那,金剛佛母眉間又放出一道火光射向伏魔缽,只聽“轟”的一聲,伏魔缽放出金光火焰,妖魔及行人黑業頓時化為齏粉,金剛佛母將魔魂收往佛土教化!法會現場近百行人驚撼無比,匍匐禮拜不止!
法會上,巨聖德對行人宣佈:這場法會已經修了,法王祿東贊馬上要圓寂離開了。
果然,祿東贊法王說了要等的最後一場法會就是這場法會,第二天,他便沐浴更衣,進入修法,在禪坐前擺上寫字台、筆墨、宣紙、塗改液,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下了拜別文書,當下坐化圓寂!各個寺廟的僧侶們聞悉趕到,法王早在最後落筆的剎那間,毫不拘束,瀟灑圓寂。此時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祿東贊法王的拜別文,是為眾生指明如來正法大法的所在處,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掌控的,如釋迦牟尼佛一樣的,只屬於佛教而沒有派別的佛法!

下面是祿東贊法王寫下的拜別文:
“拜別文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恩師
弟子祿東贊慈仁嘉措決定圓寂

人生歲月集苦,奔走求道學佛。從師依止多位,廣欽宣化卡魯。頂果欽哲法王,薩迦不共道果,勤修苦練無效。感恩佛陀師父,解脫手印無上。密傳灌頂聖法,我達生死自由。現量見證為實,就此落筆離世,墨跡未乾圓寂。南無羌佛恩師

弟子東贊拜別。2018年9月20日”

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祿東贊法王

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在預告的時間圓寂

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祿東贊法王圓寂之前,自己磨墨寫下“拜別文”,落筆剎那,瀟灑圓寂

 

新聞繁體鏈接:http://www.lvcnn.com/mobile/news.php?id=23255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90106號) 男性學法之人體質、體力健康的鑒定

    我們修行學佛的目的是什麼?必然是為了身體健康,福慧圓滿,了生脫死。可是,當今佛教的很多為師之人,他們自己都不具備這些基礎,卻八方稱師,亂講邪說,迷弄外行,學佛之人不知究裡,迷信言聽計從,崇拜受騙,影響極壞,致使不明真理和愚昧之人認為佛法的現象不科學,殊不知,現象所存在就是實量,否認現實的存在,就是無知。比如,比丘尼在兩地眾人的監看下快速飛行,這就是否認不了的事實;又比如用科學儀器測量,肚下高溫達到華氏一百多至兩百度,把觸摸的仁波且、法師的手指當下燒得無法抵抗,手指都燒起泡,這就是佛法實量;又比如勝義火供眾人在現場親見金剛佛母來到虛空,眉間噴出火,刹那將爐中木炭點燃,頓然熊熊大火,這就是科學的事實存在,這就是佛法的實量;又比如單拉基座金剛杵達標,這就是鐵的事實,任何空洞說辭都代替不了的。因為愚人無知,才會對事實疑為不實,反之認虛假空洞為真。佛法恰是求得證量實體的科學事實,佛法所證恰是宇宙萬有因果之直顯,佛法的真理實相論恰是破迷虛假,求證實量。比如有些為師之人連自己身體的基本健康都沒有修成,毫無實量,還吹噓自己有功夫道行,更有甚者,竟然說他是修某某“獨猛金剛大法的,宣稱是某大法王、某拉然巴格西傳給他的正法,他的法威力強大無與倫比。不錯,確實“獨猛金剛”是大力之王,威力甚大,殊不知,連他的上師掌持的都是假佛法,不是勝義的,不懂真正的“獨猛金剛”法,因此修了一輩子,不但體質、精神毫無金剛力成份,就連單拉基座鎮殿金剛杵的力氣都沒有(把符合自身年齡重量合標的金剛杵單手提離地懸空,念七聲六字大明咒後,放上基座),甚至提杵離地面都做不到,給他下降三級都拉不起,這就是“獨猛金剛”的修證身體嗎?太幼稚可憐了,這是明擺著的體質衰弱無力的虛殼凡夫!連最基礎的體質體力都修不好,還能修成金剛道力、了生脫死嗎?月前來了一位修“獨猛金剛”的大格西,想不到他竟然是手無縛杵之力,不要說是拉然巴格西,就算他是俄然巴格西,拿不起就是拿不起,虛體無力就是虛體,就是沒有真正的佛法實量,而因明比量印證出了非科學的現量虛假空洞宣稱。所謂他的“獨猛金剛”的法本,照常給他換來體力衰弱,無聖證量可言,給他下降了四級,那金剛杵同樣還是紋絲不離地面。這是真正的“獨猛金剛”法嗎?太丟人了,把金剛部的臉都污染掃盡了,這樣所謂的金剛上師,不知羞恥呵。大力之王才堪稱修“獨猛金剛”,而金剛大力王要在自己年齡、體重應拉起的標量上再上超四級,自己是什麼,空頭論說呢還是科學實相呢,各自掂量吧。

    作為一個佛教修行人,特別是為師之人,自己除了通經律論之外,必須修行修法,以達福慧證量證境,包括外證、內證、聖證量,有沒有受用,身體的健康體質體力特別重要,是一標示!自己體質都差,身體虛弱,又怎能教他人身體健康呢?身體都不行那還有道行嗎?難道身體虛弱是功夫證量的表顯嗎?體質體力超人而是虛弱病體嗎?發人深思!

     為了識別良師益友,以防濫竽充數,現總部實行考試和年審,加入鑒體,以佛教教制法規共分四部考核,滿分為:一、經律論150分;二、行持功德300分;三、身體體質體力150分;四、佛法聖證量是三門功課的總和測決,總分為600分,加起來考到400分為及格。最終以成績的總和加道行測決為標準。女性佛教徒第一考經律論,第二考行持功德,第三考佛法聖證量。男性佛教徒第一考經律論,第二考行持功德,第三考體質體力,第四考佛法聖證量。

    男性佛教徒體質體力的強弱,必須經過證量、內力的鑒定,如已證到送菩薩一表現量伏藏、先知預言、隔石建壇的巨聖德的男性例外,否則,凡鑒體之男性佛教徒,均不例外拉杵鑒體。單拉基座鎮殿金剛杵重量的降與升有四種頭銜稱號,即是:優體士、小力士、大力士、金剛大力王,拿到優體士,此人必然是優等健康,體質體力超越常人,是有相應道行的;相反,若能單拉標量下降一到兩級為康體人,下降三級為欠力人,下降四級都達不了標,是絕對的凡夫虛殼體。反之,如能在本有基礎標量上,上升四級,單拉達標,則是金剛大力王,在這世界很難找到。有上師們提出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並不贊成拉杵鑒體,但是這些上師卻忘了,羌佛也說過:“作為一個佛教徒,重要是在深入經律論、注重修行,方能修法受用。對於身體健康,在證量上是很重要的標示,可是,單拉鑒體印證體質內力我不太贊同,這不是為我釋辭,我認為我還不至於落標拉孺子杵,而是關鍵在考試拉杵鑒體會為難很多男性考人,我覺得門檻過高,太嚴了些。當然,我也唯願大家百病皆無,身體健康,氣脈舒暢,個個都成優體士。

    世界佛教總部經過再三考慮,為了防止邪師騙子或無道之人以凡充聖,決定設考單拉基座金剛杵,但是將考分降到了150分。為了獲得男性佛教行人的同率平等相對量質,本總部按因明依量而求得行人們的實量證境,現列出以下標準試表,給大家清楚認知瞭解(此表的重量與年輕、老年無有差別,是公平的)。

單拉基座鎮殿金剛杵的達標重量

20-35—-基礎重量為100斤,若體重超過基礎重量,則對於超出的重量,每一斤要增加兩斤。

36-45—-基礎重量為100斤,若體重超過基礎重量,則對於超出的重量,每一斤要增加一斤八兩。

46-55—-基礎重量為100斤,若體重超過基礎重量,則對於超出的重量,每一斤要增加一斤七兩。

56-60—-基礎重量為100斤,若體重超過基礎重量,則對於超出的重量,每一斤要增加一斤六兩。

61-65—-基礎重量為100斤,若體重超過基礎重量,則對於超出的重量,每一斤要增加一斤五兩。

66-70—-基礎重量為100斤,若體重超過基礎重量,則對於超出的重量,每一斤要增加一斤四兩。

71-75—-基礎重量為100斤,若體重超過基礎重量,則對於超出的重量,每一斤要增加一斤。

76-80—-基礎重量為100斤,若體重超過基礎重量,則對於超出的重量,每一斤要增加八兩。

81-85—-基礎重量為100斤,若體重超過基礎重量,則對於超出的重量,每一斤要增加五兩。

86-90—-基礎重量為100斤,若體重超過基礎重量,則對於超出的重量,每一斤要增加二兩。

90歲以上—-拿基礎重量100斤。

以20-35歲、體重230斤的男性行人來舉一例,他單拉的基礎重量是100斤,超出的130斤體重,每一斤要增加兩斤,因此這位男性行人必須能單拉360斤離地,懸空後念六字大明咒七聲上基座,即是達標。

年齡為
20-35歲,再上已經沒有量標數據,因此,在20-35歲的人拉杵達標者,若還有功力向上超,上超第一級時,每一斤增加兩斤四兩;上超第二級時,每一斤增加兩斤五兩;上超第三級時,每一斤增加兩斤六兩;上超第四級時,每一斤增加兩斤七兩,凡上超到第四級,即是金剛大力王。

    現在,世界佛教總部已在聖跡寺設立了鎮殿金剛杵,歡迎行人們報名入考,印證鑒體是否有紥實的內證功夫。如有女性行人願意試拉鎮殿金剛杵,非常歡迎,但根據法規,不列入考試考分。

                    世界佛教總部
                     201987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90106號) 男性學法之人體質、體力健康的鑒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