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法殊胜之益

释迦佛陀的姨妈为佛陀做了一件金缕衣,佛陀却要姨妈拿这件金缕衣去供养众僧。 姨妈就认为,这件金缕衣是特地为佛陀做的而舍不得,佛陀就解释说:“ 因为众僧的福田广大无边,为了使您的布施得到广大功德,所以我才劝您这样做,况且您如此做,就等于供养我了。” 姨妈就拿金缕衣去供养众僧,但没人敢接受,只有弥勒菩萨接受。弥勒菩萨就穿着这件衣服到城里乞食,那庄严的风采,得到很多人的赞叹,并争先恐后的观看,人们却忘记拿食物供养他。 有位穿珠的师傅看到,就跪着请求弥勒菩萨至他家受其供养,弥勒菩萨答应了。 饭后,穿珠师傅请求弥勒菩萨演说佛法,穿珠师傅听得非常欢喜而入神,而忘了数天前有位大富翁为女儿的嫁妆定做的一串珠宝首饰,工钱给的特别优厚,十万钱。 就在穿珠师傅正高兴聚精会神地听弥勒菩萨说法时,大富翁派人来拿珠宝首饰,结果来了三趟都扑空,大富翁很生气地把珠宝和工钱都要了回去。 师傅的太太看到此情形很生气,责备穿珠师傅说:“你真糊涂!你只要帮那富翁穿珠宝,就可以净赚十万钱,而你却在听道理,错失赚大钱的机会。” 穿珠师傅听此言,起了悔心。 弥勒菩萨知道他的心思,就对他说:“你能随我去趟寺院吗?” 穿珠师傅说:“当然 閱讀更多 →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農曆正月十二:第十二道答案)

2018年02月27日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求證者們的提問   農曆正月十二 第十二道答案:          能做傳承借灌內密頂的上師,必須具備三大條件,一:該師接受過內密灌頂,必須有一丈五尺至三丈長的信物「度量金剛繩」,二:必須是金釦聖德,三:該師確實沒有失掉傳承;三條缺一條都不具借灌內密頂的道行。能作單人真正內密灌頂之師,必須是三段金釦聖德,但三段金釦聖德灌不了「本尊法緣灌頂」,至於一至二段金釦聖德,只能借內密壇場作借灌內密,而蓮花釦尊者能借灌內密,可是沒有絕對把握為弟子灌成真正的內密灌頂,凡是牽涉到內密的灌頂,必須要在符合法規的內密壇場作灌,才能如法,否則灌了頂對受灌弟子也是絲毫修不起受用的。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代大聖德們執筆回答提問 2018年2月27日

寒山大師的最後一天:身份暴露後隱沒山崖

寒山大師

寒山大師 不論別人順他逆他,對他好或不好,他都亳不在意。 寒山子,唐朝人,但不知道他究竟是哪個地方的人,只知道他隱居在浙江天台縣西邊靈江上游的始豐縣西境七十里,有一個名為“寒巖”的地方,認識他的人都稱他“貧子”,他也喜歡裝瘋賣傻,常常語出驚人。 寒山常到天台境內的國清寺,和寺裡食堂知事拾得和尚交情很緊密。拾得常常收拾一些僧眾吃剩的菜飯放在巨竹截成的竹筒裡面,等寒山來了就讓他帶回寒巖食用。 寒山來到國清寺時,有時會在廊下獨自躑躅,有時叫嚷著開別人玩笑,有時又自個兒望空漫罵,寺裡僧眾看到他都覺得很不耐煩,就拿杖棒趕他出去,他總是翻著身子、拍著手、哈哈大笑一番,這才慢步離去。 寒山外表看起來就像一個叫化子:頭上戴著樺樹皮做成的帽子,身上僅以破衣遮體,腳下踩著一雙木屐,面容枯瘦憔瘁,但他神韻超脫,出語奇特,說出的話每每深含至理,只可惜人們都不肯用心體會。 寒山的行為實在太豪放,時常在林間村野和放牛的孩子們狂歌大笑,不論別人順他逆他,對他好或不好,他都悠然自得、亳不在意,如果不是同樣至情至性的人,誰又能認識他的真面目? 當時有一位官員閭丘胤,出任台州刺史,赴任之前得到豐幹禪師指點,說寒山、拾得就 閱讀更多 →

金如塵

久遠以前,波羅奈國有一個很喜愛黃金的人。每天天色微亮,他就勤奮地到各處去工作賺錢,不敢稍有歇息,所有辛苦賺來的錢,都用來買他最喜愛的黃金。錢賺得愈來愈多,黃金也日益增多,一塊塊小黃金並不能滿足愛金人,因此他將所有的黃金製成一個金瓶,每天賞玩造型又美又大的金瓶,愛不釋手! 因為每天花很多時間在賞玩金瓶上,愛金人對金瓶的貪愛愈來愈深。對金瓶的愛執,慢慢讓他的心從欣賞歡喜轉為擔心害怕──金瓶可能會被偷走!於是,他悄悄地在家中挖了一個秘密地窖,將金瓶藏在地窖中,不讓任何人知道。愛金人有了一個金瓶後,還想要有更多的金瓶,於是更加賣力地投入工作,不敢稍有停歇,於是省吃儉用、慳吝不拔,把賺到的錢都拿去換黃金,再製成金瓶。這樣廢寢忘食地工作,金瓶逐漸增加到七個,但他的身體也因為日夜操勞而變得愈來愈糟;日漸衰弱的身體因為不堪這樣的勞動,最後終於在一場大病中死去。 由於對金瓶的掛念與貪愛,愛金人死後不久,便投胎轉生為一條毒蛇,徘徊在藏金瓶的秘密地窖中,每天以蛇身纏繫著七個金瓶。因為對金瓶的貪執甚深,讓毒蛇命終之後,又再度轉生為毒蛇,如此一世又一世地輪迴受生為毒蛇,守護著地窖中的金瓶,而不得超生善道。 數萬 閱讀更多 →

《虛中得道》

  資料來源:明倫月刊114 期   從前釋迦牟尼佛住世時,有一位沙門,精勤用功,但卻還沒漏盡煩惱、成道證果,於是想返回俗家,過世人那種追求五欲的生活算了。他心想自己是名門之後,家裡財寶豐足,至少可以廣行布施,累積一些福報。於是在晚上誦讀《迦葉佛遺教經》時,聲音非常的清哀而緊急,而且聲中有反悔退轉之意。 佛陀聽到了,就問他說:「你在俗家時,是否善於彈琴呢?」 沙門回答:「世尊,是的。」 佛又問:「彈琴時,如果琴弦太鬆緩了會怎樣呢?」 沙門答:「如果琴弦太鬆,聲音不僅不好聽,甚至亦會彈不出聲音。」 佛再問:「如果琴弦太緊了又會如何?」 沙門說:「琴弦太緊,不但聲音難聽,而且琴弦還會斷掉。」 佛接著問:「所謂的善調琴弦,是否不可太緊也不可太鬆,才能彈奏出微妙和雅的琴聲呢?」 沙門回答:「世尊,是的。」 於是佛告訴沙門說:「沙門!學道修行也是一樣的,如果求道過於急迫,急迫了就身心疲乏,身心一疲乏,意就懊惱煩悶,一旦意生惱悶,行就退轉,行既退,就會退失菩提心,身口意就會造業,如是更加重罪業了。若太懈怠、太放逸,就如同琴弦太鬆一樣,同樣也會退失菩提心。如果調勻適當,就不執著,也不放逸, 閱讀更多 →

《良田法器》

  轉載:明倫月刊240期 有一次世尊率領著一千二百五十名比丘,來到摩竭陀國。摩竭陀國那羅聚落村中,住有一位名叫尼犍的外道。尼犍聽到世尊和諸比丘來臨的消息,心生一計,對那羅聚落村長說:「村長,你一向尊敬我的道法,如今世尊光臨本村,我有一個蒺藜論,你依著去請問世尊,包管你能使世尊沒有話說,也不得不說!」村長訝異地問:「什麼叫做蒺藜論,你倒說說看!」尼犍外道就細聲細語的在那羅聚落村長耳邊說了一陣:蒺藜論就是只問人而自己不建立道理。又叮嚀他如何如何問法。於是愚癡的那羅聚落村長,不加思索,接受了尼犍外道的指示。他對世尊禮拜後,照尼犍的教法問道:「世尊!您不是常常安慰一切眾生,讚歎一切眾生嗎?」村長心裡想到,如果世尊回答不是,那就應該再問,他既然不想安慰一切眾生!那與凡夫又有何異?但是,世尊慈和地回答道:「是的,我常常慈愍安慰一切眾生,也常讚歎安慰一切眾生!」村長聽了,忙又照尼犍的話問道:「你既然常想安慰一切眾生,為何緣故,有時與這種人說法,而不為另一種人說法?為何緣故?」世尊微微一笑,慈和地答道:「村長,你的問話是錯誤的,世尊等視一切眾生,沒有與這人說法,而不與那人說法。不過,世尊觀 閱讀更多 →

大迦葉的告別

我若得遇明師, 必記掛你還在紅塵漂泊。 我若得度, 必來度你。 一個人能遇到相應的另一個人, 不是彼此消解善業, 而是互相增長智慧, 這樣的相遇,必有前緣。 ——大迦葉的告別 大迦葉,本名畢缽羅耶那,是樹下生的意思,因他降生在樹下,而有此名。 他生長在一個富裕的貴族家庭,家裡的富裕程度超過了國王。他比佛陀晚生十多年,從小聰慧,厭惡世間一切欲樂,唯以修道是從。年歲漸長後,父母為他操辦婚事,他用了很多種辦法,推辭拒絕,但終於還是無奈,迎娶了美麗的妙賢。 據說,他們的新婚之夜,是在沉默中度過的。 妙賢愁眉不展,垂淚到天明引起了大迦葉的好奇,他問她,你為什麼傷心? 妙賢說,我一心修道,被父母逼迫與你成婚,這不是毀壞了自己的心願了嗎? 大迦葉聽後非常高興,家裡竟然給自己找到了一個和自己一樣厭惡愛染,樂於清淨修行的同修道友做眷屬! 他把自己的情況說給妙賢以後,兩個人約定,“我若眠時汝當經行。汝若眠息我當經行。” 他們共同實踐,彼此成就道業。 這是大迦葉對妻子妙賢的第一次告別。 他告別的是還未開始的婚姻。在他的心裡,俗世的愛情,不是他今生的任務。他要做的,就是完成覺悟,完成使命。 他們這樣的姻緣,在 閱讀更多 →

奇!剛出生男嬰全身竟散發旃檀香

佛陀時代,迦毘羅衛國有一位大富長者娶了貴族之女為妻,生下一名容貌端正、無與倫比的男嬰。特別的是,男嬰不僅全身毛孔散發濃郁的牛頭旃檀香,口中亦出優缽羅花香,家人無不歡喜。 於是長者請相師到家中為兒子佔相,相師看著襁褓中的嬰孩,詢問:“此兒出生時,可有什麼瑞相?” 長者夫婦描述其子全身散發牛頭旃檀香、口有優缽羅花香,於是相師為其取名為“栴檀香”。栴檀香日漸長大,生性仁慈和睦,見者無不喜愛。一日,栴檀香與親友外出遊玩,見到坐於拘陀樹下有著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全身光明普曜的釋迦牟尼佛。滿心歡喜的栴檀香至誠向世尊頂禮,並退坐一旁。世尊為其演說四諦法門,栴檀香心開意解,即證須陀洹果。旃檀香返家求得父母同意後,來到精舍,至誠懇求願隨佛出家修行。世尊應許,說道:“善來比丘,鬚髮自落,法服著身。” 旃檀香即現莊嚴比丘相。出家後的旃檀香毫不懈怠,精勤修道,不久便證得三明六通,具八解脫,成為諸天世人所共敬仰的四果阿羅漢。 比丘們見到旃檀香比丘如此殊勝的因緣,於是請示世尊:“不知旃檀香比丘宿植何福,出生時全身散發香味,又能生值佛世,出家得道?” 佛為大眾開示: “過去九十一劫前,毘婆屍佛於世間教化因緣圓滿,即 閱讀更多 →

虛雲老和尚:歸依三寶譬如投生帝王之家

民國三十二年(1943)在重慶慈雲寺開示(節選) 今日諸位發心來歸依三寶,老衲甚為欣慰。諸位遠道過江來此,無非希望得些益處。但若想得益,自須有相當行持,如徒掛空名,無有是處。 諸位須知現既歸依,即為佛子。譬如投生帝王之家,即是帝王子孫。但能敦品勵行,不被擯逐,則鳳閣鸞台,有分受用。自今以後,須照佛門遺教修持。 要曉得世間萬事如幻,人之一生,所作所為,實同蜂之釀蜜,蠶之作繭。吾人自一念之動,投入胞胎,既生以後,漸知分別人、我,起貪瞋痴念。成年以後,漸與社會接觸,凡所圖謀,大都為一己謀利樂,為眷屬積資財,終日孳孳,一生忙碌,到了結果,一息不來,卻與自己絲毫無關,與蜂之釀蜜何殊?而一生所作所為,造了許多業障,其所結之惡果,則揮之不去,又與蠶之自縛何異?到了最後鑊湯爐炭,自墮三途。 所以大家要細想,要照佛言教,宜吃長素,否則暫先吃花素。尤不可為自己殺生,殺他之命,以益自己之命,於心何忍? 試觀殺雞捉殺之時,彼必飛逃喔叫,只因我強彼弱,無力抵抗,含冤忍受,積怨於心,報復於後。以較現在武力強大之國,用其凶器,毀滅弱小民族,其理正同。 諸位既屬佛子,凡悖理之事,不可妄作,佛法本來沒甚稀奇,但能循心順 閱讀更多 →

蛇蠍心腸害人的果報

過去有一個人,夫婦結婚好幾年,他們一直渴望著有一個兒子。尤其丈夫等得最著急,為了生子,他就又娶了一個小妾。因為經過太太的同意,所以小妾是接回家裡同住的。過了不久,這個妾真的生下一個又白又胖的男孩子,丈夫高興得很!自此,對姨太太和小孩特別愛護,而把大太太就擱冷下了。 本來大太太看見姨太太進門,已視為眼中之釘;何況現在丈夫對姨太太和孩子更加寵愛,當然她是非常嫉妒。可是在丈夫的威嚴下,她也無可奈何,只好趁著丈夫不在的時候,才敢向姨太太洩洩恨、出出氣。可是這種機會很少,因此,她的怨恨越積越多。有一天,正是這個小孩過一周歲的時候,太太就趁著小姨太太不在的當兒,從頭上拿下一支金釵,從小孩的頭上插了進去。這件事情,她做得很隱密,沒有人知道,雖然這孩子一直哭個不息,可是沒有人發覺。因此,一個白白胖胖的孩子,終於發高燒而夭亡了。 自己親生的兒子,又是長得那麼可愛的孩子,一旦死去,誰不痛心?姨太太對這突然發生的不幸,感到悲切痛苦萬分!孩子死去已有一個月,但姨太太的方寸已亂,每天淚流滿面,最後終於病倒。 丈夫對兒子的早夭,當然也非常痛惜,可是他比較看得開,他認為人既死不能複生,哭有何用!然而很多近鄰親戚都說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