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

今天是2021年的過年了,元旦,一號嘛?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麼我們今天沒有外面的人,都是廟上自己的出家人,而且都戴了口罩。為什麼呢?要響應政府的居家令,所以沒有通知任何外面的人來聞法。首先這個居家令我們必須要執行的,戴口罩也是規定了的,幾尺遠坐一個人也是規定了的,雖然很多人不在,沒有來到這個地方,可是我們還是必須要為大家說法。 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來為什麼?當然,祂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成就、成佛,其實,祂不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到其他的世界同樣成佛。那祂的因緣緣起在這個世界上,成就了,成為了佛陀了,圓滿了無上大覺三身四智,佛陀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成了佛,成了我們娑婆世界佛教的教主。當然,我早都說過,阿彌陀佛和其祂的任何一個佛、十方的諸佛,祂們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比如阿彌陀佛極樂世界,金剛不動佛在琉璃世界,其祂的佛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可是,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成了佛,因此,祂就是這個世界最高的領袖——佛教的教主。因此,這個因緣就給我們大家帶來了我們最大的福報,而從釋迦牟尼佛那個時候開始啊,就有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七眾弟子隨之而產生,那幹什麼呢?都是為了學佛陀的法,想成就解脫,像佛陀一樣了生脫死。我們這裡的弟子出家人,你們都知道的,不用多說,是我們這個廟上的,那麼都很清楚的,當然我指的我們這個廟,就是說,今天我們這個寺廟呢就是這個廟,假如哪一天我在哪一個寺廟呢,就是哪一個我們的廟,但是,歸根結底一句,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後代,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所以,釋迦牟尼佛是我們必須尊重的!任何佛教說他是什麼特殊的,或者說發明了一個什麼教了,那就是外道了,當然我指我們的佛教啊,不包括人家什麼基督教啊、天主教啊,那是宗教信仰自由,各自有各自的啊,我們不能去評論的,我針對的是佛教。 所以,清楚地告訴大家,既然佛教能了生脫死,能讓眾生生老病死苦都達到寂滅,而自己成為不生不滅、不來不去,遠離一切痛苦,沒有痛苦可言,享受純淨的極樂幸福,那麼,是為這一點而去追求才學佛的,正因為如此,為這一點去追求,我們很多人為了修行啊,就想到:我一定要紮紮實實地修行,我乾脆就去出家,所以就剃度出家,依照釋迦佛陀的制度就出了家了,出了家,受了三壇大戒,成為比丘、比丘尼。那這個時候,是為什麼要這樣呢?其實他的心中在想一個問題:我一定要出家,以最虔誠的心,我才能成就,我才能解脫。所以,下定了最大的決心,出家了。我剛才講的,這是真正的出家人啊,你們不要見到剃了頭的就叫和尚、比丘尼,裡面有很多普通的眾生,也有很多邪惡的人的,也有很多不邪惡、但是又是純粹的凡夫意識。那好了,說到這裡,就說那另外還有哪種呢?我先重申一下啊,我講的話我會負因果責任的,全部擔當因果責任。另外有一種人呢,他在社會上生活困難,走投無路,所以覺得不好生存,加上自己在年輕時代也不順,各個方面都不順,有的甚至於很小就發心了:哎呀,咋辦呢?乾脆出家還有一碗飯吃。所以,就這樣出了家、剃了頭,甚至於受了戒,那這種呢進去有兩種情況:有一種呢就真正走上正道,開始修行了學佛了,修行呢就是按釋迦牟尼佛的教誡,如法地去遵守、去行持、去學了;那另外一種呢,是看看經書,或者聽聽師父講法,走走過場,拿一個佛珠在手上一唸一唸的,其實,一點佛法的真諦、修行的道理都不懂,說難聽點,就是站在出家人的角度而混飯吃保命,混日子,把這一生混過,讓閻王來請他走。說科學點,就是說,無常到了,那就得要離開了,進入中陰再轉輪,根據因果,做的壞事多的,那就轉惡道,做的好事多的呢,就轉善道,真正懂得到佛法、入了佛門的呢,那這些人呢,就會取得成就,成就裡面又分若干種級別,有大有小,各有不同。同時,牽涉到每一個人善根和惡業的不同、各自的習氣不同,因此,他學佛的多少、進步的快慢也不同。比如說有的人啦,他聽到一次佛法,他馬上就明白道理,明白道理,立刻就執行了,就照到去做了。可是,有的人聽了一兩遍,毫無作用,聽的時間他挺感動,他似乎覺得很好很好很好,可是,他隔不了兩天,他就不在這個線上了,就跑在另外的位子上去了,照常使用他的貪嗔癡愛喜怒哀樂,這都是跟他往昔之中的業力深重緊密地分不開,可是又分得開,願力可以勝於業力,當下最大的決心的時候,這個時間業力往往搏不過願力了,而他就會飛躍起來,惡業擋不住他的,他就會很快進步了。當然,我說這第二種人——為求生活而來的,有各種不同的啊。那還有一種呢,就是第三種人,覺得在這個社會上啊,非常地恐怖,他或者犯了某種事情,為了躲避而逃避,就出家了,當了和尚,剃度了,那當然,這種人呢,也有進去真正學好了佛法的,可是也有進去,出了家,一樣地還是墮落的。 那第四種呢,你說種類那麼多啊?太多了。第四種呢,面比較廣了,就是屬於壞的那一種了,外表剃頭、外表出家,是比丘,是比丘尼,但是實際上他是波旬魔王的魔子魔孫的灰灰末末塵塵了,轉世投胎進入了僧團,幹什麼?就是在學佛的過程中,以他自己的魔力魔障魔學,篡改經書,亂講佛法,添鹽加醋編一套,騙取眾生的錢財、人、等等等等,那這種就是很可怕的了,就屬於邪論、附佛外道,打著佛教的招牌而去行騙了。可是,這裡面也是有輕有重,有的很厲害,有的普通,有的說不了經,傳不了法,但是,他會破壞僧團,搞內部混亂啊、內部矛盾啊,曉得不?反正把僧團整爛,這一種就是另外一種魔子魔孫,比較薄弱的魔子魔孫、能力比較差的,就喜歡幹這一套了。 那你說,他們本人知道嗎?我應該這樣告訴大家,知道的人非常的少,能知道他們自己的非常的少!他一般都不知道,他還甚至於滿以為他就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正宗的出家人,實際上他是在執行魔的旨意,而不知道地執行,是在定業當中給他定了性,他天然地就會來造作這些惡業,他自己不曉得。那這裡面有兩種性質,有一種性質呢,業力較輕的呢,他有時候會迴光返照,他會明白,他明白了,馬上就會改正他的惡業,走向光明。有一種呢,他不明白,他愚癡得很,而他在愚癡的狀況下,往往還認為他很正確。所以,這麼二三十年來,我在僧團裡面,什麼人都看到了,各種各樣的都看到了,無論稱聖德的,還是稱出家人的,還是稱在家人大德的,什麼人裡面都有這樣子的人,自己在破壞佛法、破壞教誡,但是自己不知道,滿以為自己是正確的。首先不明白佛法的真諦,甚至於還愚癡到了啥子程度,比如說,有的僧團裡面非常嚴重的,經常看到都有這種,很多寺廟都有,所謂師兄師弟師姐師妹之間的這個矛盾,弄得不好就矛盾了。其實,這個時候他不明白一個道理,為什麼要矛盾呢?為什麼要矛盾呢?他只明白一條:他對我不好,他過分了!他就沒有明白:我執著了,我被他牽引了,我自私了,我不是修行人了!他卻不明白這一點,我說得對嗎? (僧眾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所以啊,當我們在看到別人不好的時間,我們就要想一想:他非常不好,他現在這樣對我,我怎麼辦?我到底是不是要考慮到他太欺負人、他太無理了,他就是我的仇敵,那麼我必須要讓他知道我不好欺負、我厲害,我要報復,讓他懂,採取這個手段。另外一種呢,就採取:我是出家人,我的業力正找不到消的,釋迦牟尼佛說:佛說無為最,忍辱第一道,我忍辱,你罵吧,你打吧,你侮辱我吧,我不在乎的,你們都是眾生,佛陀啊、佛菩薩們啊,唉,我成就的時間,我要先渡他啊,把他渡了,以避免他跟別人鬧啊。就用的是這種,就是這種行為。前者的行為呢,那就必須告訴你,前者的行為,就想報復、想給厲害等等的,那種人不是修行人的,說不定就是波旬魔王的子孫,薄弱的那一類,來破壞僧團的。還有一種呢,就是說,至少自己是很低級的,根本不把佛法、不把釋迦牟尼佛、不把佛陀的教誡放在心上的,這種人是不能成就的,今生必然在畜生道去償還冤孽,當然,地獄道呢我不會說了,好吧,這是必然的,而且今生會很慘的。 既然是修行,有一個人講了一句話,說得非常之好,我覺得他真了不得,他說:“既然修行,我們下決心修行了,修行我們就修徹底吧,修乾淨點吧,不修乾淨等於不修,那點業力將會讓我們繼續在輪迴來償障。”你說講得多好啊,這句話說的!是他幫了一個人,一個人要送他的禮物,他堅決不要,他說“我幫你,我是應該的,我雖然不認識你,但是我是應該的,因為這是我的職業,我應該幫你。”人家說:“這你幫我啊,我覺得你太好了,我感謝你啊,不然我心頭難過啊。”他說:“你為什麼要難過?你感謝我,我知道了,你修行,你好好地修,就是感謝我了。我告訴你,我是佛教徒,我在修行,我要不我就不修,既要修我就要修乾淨、修徹底。”嘿呀,精華啊!簡直是精華,我說。當然,這個只是一個表現禮物的問題,在其它方面也應該是這樣。如果修行不修徹底,不去真正地每天發現自己是進益還是損減的話,那就散失覺照了,所謂進益損減,就是說今天一天,我待人接物上,我的心態上,我符合一個佛弟子、佛教徒嗎?我是不是貪嗔癡愛喜怒哀樂、利衰毀譽嗔譏苦樂我全部佔齊?我是不是沒有大慈大忍的心?他到晚上的時候,他就回憶他的一天,如果他這一天,他是坦蕩的,嘿呀覺得今天給眾生做如何如何,我修徹底了,大大小小的事我都做了,我都如是而做,但是,我不高興,我還沒有做好的,我無所謂,我要繼續,我不管我換得的成就如何,我只管我犯了沒有,犯了這些不該犯的沒有?如果他這樣做的話,這個修行人你不要擔心他了,他一定能很快學到大法,佛菩薩們會觀照,任何有本事的聖者都會看到的,都會傳他的法的。但是,當他不是這樣,而發現了問題,想到:哎呀,無所謂,反正今天教訓他一下也好,今天不給那個也好,今天我貪著一下也好,我明天再改就是了。就糟了,這個時間就前功盡棄了,就被劃為眾生界的種子了,就不能成為聖者界的這些聖人的因地了。所以,修行學佛就是要修乾淨、修徹底! 我們慢慢來想,很多問題很值得思考的。他反過來,他還反映說:“他如何如何,他能成就嗎?他這樣子能成就嗎?他在修行嗎?”我一句話就給他問過去了,我說:“你現在正脫離修行,正在走向魔的態度和言語,懂到了嗎?你為什麼這個時候不迴光返照?你在幹什麼你?你看人家別人,你管人家成不成就,你先管好你現在在修行嗎?你為什麼看別人的缺點啦?” 有一句話叫“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他的不是、他的不好,就是我的不好,我不要說,我自己好生想自己,哪怕他就很優秀了,我要想他更好,他不優秀,他對我很不好了,我也覺得:哎呀,我真感謝他,他今天來鍛煉我,讓我能在這個時間受到磨煉,我沒有生氣,我沒有動無明,哎呀,我的恩人啊。這樣一想的話,十方諸佛菩薩都喜歡你了,說:真了不起,此人可以成為聖者,立刻證道,讓他得到五通。當然,先得五通,最後才得六通嘛。因為祂放心你了,祂知道你成就不會害人了。 所以,我們的出家人要引以為戒的,這是非常重要。那麼我們的在家人居士們,也要引以為戒的,這也很重要。有時候你仔細坐下來一想啊,確實很有道理的,那個不修行的人啊,往往自己在那兒假坐,不可能有任何受用境界,一輩子都得不到道行,他自己還找不到原因,實際上他沒有修行,他是在裝模作樣,想欺騙佛法到手,就想把佛法騙到手,佛法是騙不到手的,弟子們。佛法不是師父掌握,也不是說本第三世多杰羌佛慚愧的我能掌握的,那是護法、本尊、緣起、因果神祂們在掌握。為什麼真正的有些高深的佛法要經過擇決呢?說難聽一點,所謂的擇決,就是問管的、主宰的這位聖者,祂批不批准你擁有這個法?祂不批准,你不能傳。那祂怎麼批呢?不是我們世間法上給你批個文件啊,不是這個概念的,那就是說從因果的角度,祂認可你,因為祂的認可,本尊才認可、護法才認可,這部法才傳得下去,他才能得到受用,否則,你學到的法,將會是世間上的普通佛法、常規佛法、經書上大家都可以聽聞的佛法,而深奧的是不行的。在去年,我們給上尊傳了一堂法給他們,在傳這個法的時候,我們廟子的大門打開,狂風大作,整整打開十二天,起碼至少起了有幾天風啊?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應該有好幾次,大概五六次或六七次。) 對,起了六七次都是我們開門的時候起的,對吧?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是兩扇大門開開的時候起的大風,這點讓我甚為感動,為什麼呢?真是感恩十方諸佛菩薩和一切護法們,因為法義裡面沒有這一道啊,沒有這一條啊,沒有說過修這個法的時間,風不可以吹進來啊,沒有這條啊,也沒有這個規定、這個咒語可以擋這個東西的啊,沒有啊,佛法就叫佛法,這就是公理道德而感召,這就叫。那起了那麼大的風,連放的金剛杵、在門外的金剛杵、立在桌上的金剛杵都被吹倒了,連帳篷都被吹來那些鐵夾子都被吹垮了,樹葉吹來遍地都是,席捲撲屋而進,進大雄寶殿,但是進不了!它是撲屋而進,可是沒有進成,又被退回去了,全部退到大雄寶殿門外,一刀截斷,一匹葉子都沒有進入門,一點灰都沒有進入門。就是不進去,那兩扇門是敞開的,整個葉子就是齊那個門檻,一刀截斷。你說門檻麼,應該不叫門檻,這個大雄寶殿是一個現代門的門檻,現代房子大家都知道,幾乎都沒有門檻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就是說外面跟裡面是一樣平的,只是一道門,下面一個縫,對吧?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有那個香啊,小的香那麼大一個縫,有的呢比香大,筷子粗那麼一個縫,因為它推門地上是平的,這個大雄寶殿就是沒有門檻的大雄寶殿,它意味著一切眾生來都歡迎,沒有門檻高矮擋你們,可是葉子到那兒就不走了,到那兒,就剛剛齊那裡一刀斷,灰塵到那裡一刀斷,一匹陰影都沒有進來點。哎,你說一天不進,兩天總進吧?起了好幾次風,十二天,沒有一天進去,因為傳聖法,進去不了!一切都是吉祥的,至少說是。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我要講這個道理的,就是要告訴你們,因為上尊們畢竟是很了不起的了,他們都是能開示佛法的了,他們開示佛法是正當的,但是,還是難免有錯的,只是說錯的比較少了,因為他們超過了教尊,超過了孺尊聖者,當然,更超過了其他的德了,說難聽點,非常稀有、非常難得的了。那我到底要給你們說個啥子?我就說佛法啊,是福不唐捐的,他要作的一個法,你必須要符合那個條件,那個條件符合了,你多一天不行,少一天不行,多一時不行,少一時不行,甚至於多兩秒鐘都不行,少兩秒鐘也不行,嗨,祂就必須要在那個緣起上,符合因果的規律,你才能學得到,那因果的規律就全憑我們平常修行的言行!我們既然都出家了,是一個出家人了,我們難道連面對矛盾是非、連面對讚歎我侮辱我,我都要動心嗎?我都要被別人牽引嗎?我都要去跟別人爭輸贏嗎?這就太可笑了。當然,你們師父我修行修得不好,很是慚愧,但是,儘管這樣,我也想了很多,其實,我有很多事情,我遭到的打擊、遭到的侮辱太多太多了,比如,網上說我詐騙犯,騙劉娟怎麼怎麼怎麼怎麼,還是如何如何是一個壞人,你看我在乎嗎?你在我們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看到過一個我們專門、我站出來在那兒聲明、在那兒說嗎?沒有這回事!甚至於這裡大膽地告訴你們,連你們的劉娟師姐,為了要給我作證,想作證我沒有騙她,她對我如何如何、讚歎我、說我了不起、說我好,當然,你們師姐非常的好,可是有些人就藉故亂編亂整來整我,甚至於威脅她,要整她、要嚇她,把她家人都抓起來,要喊她搞假材料,可是劉娟師姐說她要為我證明沒有這些事,所以她要見我。你們知道我是咋個處理的嗎?出家的、沒有修行的、假修行的弟子你聽到啊,你們聽到啊,你們夠可憐了,我是告訴你們翟芒師兄去給她說,我說我先在電話上給她談一段話,我把這段話談了,如果說她同意,我就見她,沒有同意我不見她。她說她好多年沒有見我了,她說她要給師父作證、證明,是你們啊,肯定高興得來兩個腳丫板都在顫抖,我沒有,我無動於衷,我是說先告訴她我要跟她通個話,而且她必須要同意我錄音,同意錄音,我們的對話要錄音。她最後同意了,同意以後,好,翟芒,等一會我要喊你補充的啊。 (弟子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同意以後,我就讓翟芒去給她見了面,見面的時間翟芒就給我打電話說:師姐在這裡,她要跟師父講話,她已經同意錄音。我說好,我才跟她講話,我跟她講話的時間,我就說:首先第一條,你聽到,我說你還好嗎?她說怎麼怎麼好,我說那就好了,我太高興了。她說:我好想念師父啊,怎麼怎麼怎麼,佛陀師父啊,我太想念您了。我說我有一點要跟你說,我說我願意見你,我也很想念你,但是呢,我有一個條件。她滿以為我的條件是喊她作證,我說我的一個條件就是說“你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是好人,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沒有騙你、沒有什麼,我不要這個。我跟你見面,只是說這麼多年沒有見你,想看看你,然後你想要學的佛法、要問的,我會教你,但是我不要你為我作證。”我這是什麼概念啊?我不是你們一個人說壞、說好啊,我是由於她跟百行師兄,他們兩個其實都是很好的好人啦,就被人家某些人威逼啊,要作證。所以劉娟師姐那天我是說我不要作證,最後她說不行啊,怎麼的,我說不行我就不見你,就這麼簡單,我們就不見面了,最後她同意了,她說:好嘛,好嘛,好嘛。我說好了,那就說好了,我在舊金山廟子上見了她。我見她的時候,一進來就哎呀,好感動啊,感動得不得了,說不到幾句話就說:“佛陀師父啊,我要站出來為你作證,我要寫證詞。”我說:我跟你講好了的,你怎麼又來了?我們說好的,錄了音的,誰喊你作證啊?不准再談這個,再談這個就談不下去。我說:好了,我現在關心你生活怎麼樣?各方面怎麼樣?我就問她,我就把講講講,講到一邊去了。弟子們,雖然師父很慚愧很差,但是至少不會去爭一個你死我活,你們那個你死我活算不到啥子,就是在一群出家人裡面知道而已罷了嘛,我那是全世界公告啊,全世界都在罵我是個混蛋、是個壞人、是個詐騙犯,騙劉娟、劉百行啊!我當了這麼多年的假騙子,你說我沒有被整慘了嗎?管它囉,因果嘛,眾生夠可憐了,我高興了,我幸福了,他們就不高興、不幸福了,所以這是非常非常重要。 那麼,你說,那麼好了,有些護法們,護法的師兄們,他們那麼都照師父這樣,人家都罵師父、都說,他們也很高興嗎?那他們可有罪了!因為他們在維護佛法。所以,如果現在哪個要罵釋迦牟尼、阿彌陀佛和十方諸佛的話,我一定對他毫不客氣的,因為我不允許他們侮辱釋迦牟尼佛陀和諸佛,這是不可以,菩薩都不可以。這個界限要分開,懂到了嗎?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這是我們敬法、愛法、護法,非常的重要! 那你說就這個說明嗎?我還給你說一個,哪個做到過呢?在歷史上你給我指一個前人出來?說我最嚴重的時間,國際刑警通緝令怎麼怎麼,他們把它發下來以後,國際刑警早都取消了,已經沒得了,可是網絡時代,有的人就把下載下來了,懂嗎?一旦下載下來,就放在那裡以後啊,然後隨時不高興了,又可以把它貼在網上去毀譽我,所以就造成了世界上的人都不知道,都認為一直還存在的,其實是他們貼上去的。因為我的毀壞是從中國開始的,中國政府跟國際刑警調查以後,沒有問題了,政府請求撤銷的。 (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就說明他們打了報告,因為他們那個請求不是嘴上說的,一定要有報告啊、有存檔這些,懂嗎?好了,我這麼正統的,當時師兄們看到以後,興奮得不得了,喊我快把它拿出來:我們馬上把它公佈,嘿呀,總算冤屈洗清。國際刑警親自說我沒有問題,還正式通知各國國際刑警,任何關口不得滯留我,我這是說的真心話,我不敢亂說啊,我們收到信的這位高官,親自知道這件事,而且為了我的這個案件,還又把跟我隨到一起被連帶的、受到迫害的這些弟子們又去申請,因為國際刑警還有他們,結果人家國際刑警回信以後我才看到,哎呀,我說老實話,我真是覺得我何德何能享受這樣的待遇呵?上面說的是:他們不能的,他們不能拿這個東西的,他們要到本國去申請的,要怎麼怎麼怎麼,我的這個東西呢,是國際刑警發出來的第一封信,以前沒有先例的。所以我就說我有什麼資格享受這個啊?他們國際刑警撤銷就撤銷了,他們不會理你的,不會給你個人發啥子的,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好,那這個時間該拿出來嗎?當然拿出來就好了啊,你們知道嗎?從那個時候開始就罵聲不斷,整我、害我,說難聽點,還有一些所謂的什麼喇嘛也站出來,說老實話,喇嘛教我本來就對他們看法非常不好,還站出來破壞,當然也有好的喇嘛,我相信也有,不是說一棒子打倒的,也有好的活佛,像多珠欽法王啊這些,就是非常好的,阿秋法王啊,這些都是很好的,可是,很多都是壞的,來破壞。我們拿出來,一下子就可以鎮伏的,我說關起來了,我就把它關了十年,十年罵我,我不拿這個來證明,十年罵我,我不讓劉娟師姐去給我作證明。那這個你們想過嗎?調成別人的話,這是巴不得的事,當然,也許我說的話不正確,但是,我沒有讓她去證明我是如何的好人、沒有騙她,是她主動要去給我作證明。為什麼?因為你們劉娟師姐啊,她是一個有道德品質的人,是一個很好的人,所以她不忍心這樣來讓我受到誣衊冤枉。那儘管如此,可是她後來竟然自己去領事館了,把證明寫好去公證了。那怎麼知道的呢?她打電話來給我們辦公室師兄,告訴說她今天非常感謝佛菩薩加持她,領事館給她公證了。我說公證什麼啊?才去問,就說她寫了一個什麼什麼,我說不是說好了嗎?怎麼去公證啊?我說不要證明嘛,哪個喊去搞的?結果她發來一個東西,她說:佛陀師父,是不是你不要我啦?怎麼怎麼怎麼……我說句肺腑之言吧,這麼正直的弟子,怎麼不要呢?當然要要,而且不但要要,十方諸佛菩薩都要要。所以我今天啊,就說到這個問題呢,告訴你們,你們當到師兄姐妹間,有了矛盾,當然,我不是只指這個廟宇啊,我是指所有的在世界各地的寺廟,以及世界各地的聞法點也好、協會也好,這些師兄弟之間,有了矛盾,就互相不讓,這哪裡是在修行呢?你們連一兩句話都忍不到嗎?弟子們,我覺得你們咋個成就,今生能解脫嗎?你們成就不了了,今生你們不能解脫了,懂嗎?所以改過才能成就,才能解脫,這是很重要的。真修行是在行為上的,而不是說“某人在真修行嗎?他沒有真修行,他能成就嗎?”我說難聽點,你說這個話,你就徹底都沒有修行了,你還不了解哪個沒有在真修行,你自己就徹底脫離修行了,你都還不曉得你,你想嘛,你還在辨別是非,你還在,你還在看他過為己過,把他的過錯看了,變成自己的過錯,你說你在修行嗎?有一句話,中國有句話叫白痴,你正好就符合這個白痴,我們這類的出家人非常的多,我今天主要是針對出家人來說這個法。 為啥子十年的時間就拿出來了呢?那個是世界佛教總部遭到的抨擊太大了,打擊簡直是無法忍受了,說世界佛教總部是一個邪惡的組織、邪教,這個邪教的原因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國際刑警的通緝犯,都藏到,又怎麼怎麼怎麼,所以他們實在無法了,因此影響到很多高僧大德的形象,把他們傷害到了,他們的形象傷害到了,傷害到一些聖者的形象,我這個時間我就不能以我為這個標準了,為了他們,所以我才同意拿出來了,他們把它發在《今日美國》跟華盛頓…,叫華盛頓啥子,反正《今日美國》是最大的,名列第二,我們查了,名列第一是《華爾街日報》,我原來認為是《紐約時報》,我以前認為,結果它不是,名列第二是《今日美國》,名列第三是那個《紐約時報》,名列第四好像是《洛杉磯時報》,還有一個是《華盛頓郵報》,我也搞不清楚了,我們發在上面一個聲明了,不是我發的,是總部,我同意他們,因為他們傷害太大了,他們不如我的,他們受不了的了,要把組織都要整垮的,就是由於這個後遺症,都造成了買一坨地都被人家攻擊。哎呀,說內心話,那些攻擊的人夠可憐的,我不跟他們計較的,他們不了解情況,懂嗎?聽了那些妖人邪人的胡說以後啊,然後就信以為真了,我跟他們計較啥子呢?我覺得他們是眾生嘛,不明白嘛,說幾句罵幾句,應該的嘛,罵錯了也是應該的嘛,沒有啥子了不起的,懂嗎?可是最後都把這個問題在十年才拿出來,你說師父沒有忍辱嗎?我準備永遠都不拿出來的,我拿出來幹什麼啊,可是世界佛教總部來請求我了,我不是世界佛教總部的人哦,弟子們,我不是他們的董事,也不是他們的會員,我就是我,獨立的,個體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這邊的,但是人家這個單位請到我了,我咋辦?傷害到他們了,所以我說:好吧,拿給你們,那你們就拿去吧!但是不要傷害別人。所以我今天實在的告訴你們,師父是實在找不到別人來做譬喻了,我只能把我自己搬出來了,因為我覺得你們公案都沒有我的好,我覺得我這個公案是很真實的,實實在在的,當然我剛才講的只是百分之一二給你們聽哈,還有百分之九十八,好久有機會慢慢一條一條給你們說啊,師父在這樣慚愧的修行啊,身為第三世多杰羌佛,現在又強行被升為世界佛教教皇,但是我確確實實是一個很普通很慚愧的人。因此我告訴大家,我當什麼教皇啊,我們的教主釋迦牟尼佛,我們的教皇就是釋迦牟尼佛,我算個老幾啊,我只是個普通行者而已。可是有一條我經常重複:佛法我不能讓的,否則我就辱法了,我的佛法是純正無瑕,代表十方諸佛說的法義,從普通法到最高法,都是第一流,這一點我毫不客氣,但我本人慚愧,我本人不行,我本人是一個普通的行者啊,就是這麼簡單。 那現在說到這裡,說到有些聖者了,我們的聖者啊,孺尊、教尊,當然再高的呢,一般他們都比較厲害一些了,我就不去說了,在修行的情況下,也是修得很差的,口若懸河,特別是上尊級的,有時間一說到什麼佛法的時候,“哎師父啊,這個法我都聽過了,法音裡頭都有啦。”不錯,有了,是講過了,是聽過了,你怎麼忘了一點啦,你到底是聽過了還是做過了?還是做到了?還是做徹底了?十方諸佛要的不是聽過了,是要的你做徹底了,好好給我聽清楚了,其實你聽過了是白聽的,你聽十遍百遍千遍,等於一遍都沒有聽,因為你沒有照到去履行,所以佛法裡面這個透關法,很重要,當我們聞一法的時候,聞一修行的時候,聞一基本教義的時候,聞一特殊甚深法義的時候,那個時間我們只是在第一步上——聞,才在了解它,了解以後,這才是僅僅第一步,沒有用的,要馬上來檢查自己了,這個時候,“我聞懂了嗎?我聽清楚了嗎?”好,聞懂了,聽清楚了,第一步落實了,這個時候要開始,那麼我就要照到去實際做了,屬於實行了,行付於實,聞懂了就要做,那麼就要根據上面講的義理道理去實際的做。怎麼做?瑜伽性的做,從身口意,簡單的說,就是從我的意識上,生起這樣符合法義的教誡,符合我聽過的這個教誡,從我的心態上要去做,好,那第二,語,我的語言上,馬上表現出來,要符合這個語言上的,上面教導的去做,語言上做了,那麼行,我們實際具體的行動上要去做,那行動上你說具體是些啥子?就包羅萬象啦,包羅萬象了,語言上也包羅萬象了,簡單的說,在有些法義上有個規定,我覺得這個藏密,我雖然有些地方我很反感,很反對西藏的一些藏教,但某些地方的教義,我也覺得框框條條也是挺好的,比如說,喊你見到師父要合掌,見到師父要頂禮,而要發自內心的,從心底裡面生起真正的尊敬,而不是假的,而行動上立刻做到,屈背合禮,曉得不,然後獻哈達,它是導致你進入這種行,產生這種真正的心態,進而言之,才脫化出來,真正做到心、境、行合一,純淨的,這個時間你才談得上是修了,符合行持的教誡了。可是我們有些所謂的高僧大德,自己都沒有把自己弄清楚,甚至於聖德也沒有搞清楚,自己都不曉得在幹啥,都不曉得,自己連這基本的道理都沒有弄清楚,動不動就說我聽過了,你聽過啥子啊?其實連聽都沒有聽懂,你反過去問他,他馬上講都講不出來,就算聽懂了,你語言上做到了嗎?你行為上做到了嗎?身口意三業,做到了稱為瑜伽相應,瑜伽,而不是那個瑜伽功哈,這個瑜伽這個名詞啊,來於印度,也來於西藏,整個西藏的教派叫瑜伽教,我們呢就說,簡單的說,換句語言,就不叫身口意吧,就說我們的行動,我們的心、思想,思想、心就是一回事,就是我們的想法,我們的行動,我們的講話,都是如一的,都符合佛陀教誡、標準的說法的,那這就叫做相應。那做到這一點,你才是真正在修行了,你的行持才合法了。你說好,那我行持不合法又如何呢?我又如何呢?不合法,不合法油鍋刀山會等到你的,你會慘不忍睹,豬牛牲口會等到你去變的,你會慘不忍睹,餓鬼道會等到你的,你會很可憐的,為啥?因為你不符合教誡!你連最基本的敬師、敬法、重道,你都不懂,而你是慢法、貢高、凡俗,這樣子就造成了侮辱佛聖、辱法,那當然在這種情況下,你自然地就不能學到法。我剛才講了,管理這個因果的、擇決的這個神、這個聖,他們就不會讓你學到佛法,甚至於學到了,他們也要把道給你障住,讓你昏掉,最後你不得成就,你還得墮落。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因為像你這種人啊,有了道行,有了力量,那你就會殘害好人,殘害眾生了,所以說,我們要修行,只要是正法,我們身口意符合標準了,我們實際地不折不扣去做了,這就叫做修徹底,修徹底才能得到大法,而且學法才得到受用。受用是什麼?受用當然福報、智慧、道力、道行,至於神通力量這些不說了,那是自然的。 我說到一句實在的話,我們這裡面前你們那個開初教尊,就在這裡,他雖然平時不在乎,大嗨嗨的跟大家講話,但實際上他犯很少的錯誤,很小小一點他都要拿出來懺悔,非常小的一點,而且照我來看,根本就不是錯誤,那是在以前他沒有學佛的時間,比如曾經檢舉了他的一個親人,他說他年輕時候,檢舉了他一個親人,去揭發他那個親人,他就感到不安,到現在,他說,“哎呀,是不是我犯了罪啦?師父啊,我怎麼怎麼怎麼,我最近的拙火定突然溫度下降,沒有以前高了,我是不是就這個問題嚴重啊?我這幾天我都在想啊,當時我這個親人對我很好的,有兩個親人都對我很好,後來,我就把他又檢舉給另外一個親人聽了,懂嗎?”我說不存在這個問題,我就告訴他,懂嗎?你看這點小的事,他都會去反省,因此今天你看,我們的壯士男士,我們的大力士,竟然不如一個八十九歲的人,人家拿杵上座拿到了230磅,你說這是什麼概念?用金剛鈎拿的喔,現在用金剛鈎拿230磅的人,少之又少,非常的少,他的段位已經達到,在康體士的基礎上,上超了二十二段,啥子原因?可是你看他在怎麼修行,我來到美國,人家是咋個對待的,當時他是我親自傳承的,這開初啊,因此他很快就得到批准了,一批准一傳法,他並不練什麼東西,練啥子啊練,嗨呀,他的功力就上去,這麼老年一個人還是小事,關鍵他的體重才多重啊,他才186磅重,186、187、185 之間,這個漲去漲來的,簡單的說,這麼一個人,體重這麼輕,歲數那麼大,竟然年輕中年大力士不敵他,什麼原因?好生聽到,愚痴的佛弟子,很簡單,他在真修行,你們沒有,你們是“白火石湯湯”幾個字,有句不好聽的話,叫二百五,還滿以為自己在修行,你們沒有修。今天師父是來幫你們,你們要做呢,你們就真正去做,你們實在不做,也沒有人管你們,誰也管不到你們的墮落,我巴不得你們前進,可是你們的前進,巡視觀照護法在空中看,只要傳了法給你,祂就看到了,祂就說該加持嗎?是不是要把道力給他擋住?要這個人成就嗎?他成就了不是更壞嗎?祂們都會考慮的,這是因果,因果是不昧的,因果是如影隨形的,一點都不會離開的,就像影子一樣緊緊的跟著我們,分秒不差的,人是什麼動作,它就是什麼動作,那個影子。既然學佛修行了,一定要以真誠,不然法學不到的。我有的弟子跟了我幾十年了,一直跟我求法,我心如刀絞,我每次都多想傳他的法,為什麼?不然師父就太過份了,太不懂感情,太混蛋了,因為他不理解我的,他沒有辦法理解的,他只認為這個師父這麼對待我,簡直沒得感情一樣的,什麼都不管的,他卻不知道,護法不同意,我傳給你就把你毀了,沒有用的,等到同意那一天就成功了,可是他不明白,我又不能跟他說,說了又犯戒,所以有些道理就是這個道理,可是現在這一次,我就傳了,人家就成功了。但你說有的為啥那麼快呢?它那個因緣奇怪得很,有的就會突然之間,祂一下就同意了。有一個弟子,叫做,一個女的弟子,有五六十歲一個,她叫啥名字喔?她就是突然之間,就把法學了呢,因為我一問,祂就同意了,馬上就說:馬上傳給她,我們認可的。所以那天晚上金色菩薩就出來呢,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呃這個大家都知道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所以我巴不得每個人面前都出來一個金色菩薩,今天就把你們渡了,可是祂不來的嘛,你說我咋辦嘛?祂不同意的嘛。所以一切都叫因果啊,這就猶如一個燈光,當你那個燈,它的亮度有多強,能照多遠,那是這個燈光發出來的強弱的關係,而不是那個亮不照到那麼遠的問題,你要想照到萬里晴空,那就必須是太陽啊,星星是不行的啊。 因此我們在學佛修行的時間,我們要真正做到一個純淨的、真正實實在在的佛弟子,佛菩薩、本尊、護法欺騙不了的,不受欺騙。我,受欺騙,我知道你在騙我,我也無所謂,因為我慈悲、忍辱,但是佛菩薩本尊祂們只講原則,只講不折不扣的因果原則,就跟下棋一樣,你那個棋走到那步該輸的時間,它就是必須那個棋子要拿掉,就這樣的,我呢,就說:哎呀算了吧,不走那一步吧,算了算了。可是不正常啦,懂嗎?可是這個不是我在掌握啊,這是佛菩薩本尊在掌握每一部法。所以要學到好的佛法,要想得到成就,要想得到受用,要想得到證量、聖力等等等等,就得符合原則,不符合原則,身口意三業不能如法,是成就不了的,修行不徹底,就不能成就。當然,所指的修行,它的含攝面是非常的廣的,不只是說我剛才講到的互相忍讓就叫修行了,那是修行之中的一個部分,尤其是我們面對一切眾生,包括非人類眾生,那麼我們是什麼態度呢?我們絕對要實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點壞事我們都不能做,所有的好事,我們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們都要去做,都要去幫助別人,哪怕甚至於傷害到我們的利益,我們都要唯願他好。特別要注意的是,絕對不能傷害、殺害任何生命,只能放生。如果我們還有心要去傷害一條生命,或者哪怕牠很小的一個蟲子,我們把牠傷害了,那麼在這麼一種狀況下,我們已經脫離修行的範疇了,我們犯罪了。你想,如果說佛菩薩看到你還要傷害眾生,祂敢讓你有道行嗎?有了道行,你就用你的功夫、用你的法力去殘害眾生,那怎麼辦?多少人在背地裡罵我們,多少人在背後說我們,“哪個人後不說人”,所以這是很重要的,這是歷史上的經驗,也是歷史遺留的實際存在的事實。但是,你有了神通道力本事以後,你想你能發現有人說你,你受得了嗎?所以你是絕對不能有本事,佛菩薩絕對不會給你生一點力量的,至少不會給你道行的,這是很重要的。因此,我們在修行學佛的過程中,只能放生,不能殺生,而且隨時關照眾生他們的生活,不管他是什麼眾生,我們都要盡我們的力量去幫他們。惹不起的我們就採取辦法躲避離開,這是唯一的辦法,而不是喊他們離開,非常非常的重要,太重要了,這一點。簡單地說,修行就是要修徹底,不徹底,就不能大成就,那也許取得一點小成就,但是會轉世,下一輩子再來修,到底轉多少世,誰也不知道,我們莫如就在這一世徹徹底底地把他修好,徹底地成就解脫,這多好呢?當然,如果能按照《了義佛旨》去修持,那是更好的。有的人說:我們沒有那個咒語,我們沒有那個什麼……那不重要,咒語不重要,弟子們,而重要的是行為。行為符合了,就符合釋迦佛陀的教誡、十方諸佛的教誡了。做好了這一點,徹徹底底地執行了,行動上完全按照那樣去做了,語言上按照那樣去做了,思想上按照那樣去做了,那麼就叫徹底。徹底才能證得道行果力,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切記要記住這一點! 今天在這個元旦這一天,我擠出來給全世界的佛弟子們說了這一堂法,那雖然這裡寥寥幾個,因為還是那句話,我們要遵守政府的法令,不能聚集,你想,不到六呎遠都不能坐,這個咋得了呢?所以就沒有辦法,當然我們這裡是不違規的,是符合法令的,根據我們的人次。但是在這個居家令期間,也是不能團聚的,所以就請沒有來這裡聽聞佛法的佛弟子們,你們要理解,我希望這盤法音,能把你們從生老病死苦的道上,帶入你們能掌握自己開宇宙飛船直接飛到佛土的道上。我的佛法就講到這裡。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感恩佛陀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法加持所有眾生!) (狗狗歡喜大聲叫嚷) 狗狗們一聽完也就開始感恩了,你看,這麼多狗狗啊,聽完就知道感恩,就要叫喚,你看。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是,是。) 好好好,行了。 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 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 (hhdcb3office.org)

世法哲言(六十四)

才智能量盛大者,祸事口舌相对之,何以故?心理事洽人于繁,是非多故。 凡是才华、智慧、能量越大的人,他的祸事、是非口舌相对的也就越多,这是什么原因呢?主要是由于他的才华、能量、智慧很大,所以他与社会的交往就频繁,接触的人很多,说话办事自然就多,这中间难免不出现多元化这样或那样的矛盾,同时,各种人的思想、水平、认识都参差不齐,对他的褒、贬、毁、誉也各不相同,这样自然而然祸事是非口舌就多,这是自然客观存在的科学之理,毫不奇怪。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90101號)

世界佛教總部收到佛弟子來信,原文提問: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聖德們就以下三個問題回覆諮詢: 一、佛教徒們注意!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寺廟能代表古佛寺、正法寺、聖蹟寺,各個寺廟代表的都是他們自己的寺廟,他們代表不了古佛寺、正法寺、聖蹟寺這三大寺!!!因為這三大寺是屬於佛菩薩級別的巨聖德和大聖德所主持的佛教正法寺廟。有人聲稱他的寺廟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認可的,南無羌佛還為寺廟命名了。其實,佛教徒們所要修的寺廟或已修建了的寺廟,南無羌佛應其請求而為題書賜名,完全是為了鼓勵佛教徒們真誠的按佛教教規修行,南無羌佛曾說,只要是建立佛教寺廟或學佛院,祂都會有求必應,為之題書寺院牌名,但絕不是題寫了寺名就證明該寺廟是依教行持的正法寺廟,原因是寺廟建成,無常事變,因緣合和,誰主其道,未可料之正邪參雜,各有取義人為而向,故非所然宿命定數。由是之故,取書廟名,有為法相,變異何其一端?正如當年釋迦牟尼佛於菩提樹下悟道,聖地驚鴻,人天伏敬,哪料今朝,落葉騾馬滑背蹄踏,故之,一切有為法為夢幻泡影,無常豈有剎那之定焉?當下行持於道,棄惡從善是之乃正,禍兮福所有焉。但是大家注意,其他名字寺廟的寺主、方丈、住持,只要是嚴持佛教戒律,通達經律論學,不冒充聖者欺騙大家,那就是一個高僧大德行為者主持的寺廟,值得尊敬。相反如果是聲稱為聖者,而實質上又不具備聖證量級別,那就無疑的是邪師騙子主持的寺廟。 二、另外你們問有二位漢人,自稱在西藏一個佛學院考到了格西學位,通過了辯經答辯得到了五明,這是不是符合法度?五明是辯經出來的嗎? 答:首先本總部不了解此人是誰,而這類人豈止是二位,處處都是,但就其事例,以之答覆,當今不但沒有漢人格西,就算藏人格西也未必是佛學者的真材實料,因為當局政府在宗教中現在已經沒有認可這個制度的考核,根據我們了解,如果要達到認可必須通過當局的政府專管機構批准發證,否則就是不成立的,說什麼辯經格西五明,這完全是在胡說,說一句很難聽但又是事實的話,那些在主持這個經辯以確定五明的人,哪一個有五明?請報出姓氏名誰。再說,就算是考取了格西學位,也代表不了入考者擁有真正的佛法,因為格西只是一個空洞論學的理論學者,完全絲毫代表不了實際證量的成果,唯有經律論百題的文考及最神聖嚴肅的聖考才是實際學識和聖證量考核的鐵證。退一萬步說,就算這樣考到聖德金釦級別,照常與五明沒有關聯,因為五明,不是通過辯經論學能得到的,五明是實際證到的成果,絕不是依於空洞的答辯能取得絲毫五明的實地質顯,要實際可以擺出來看得到的東西,確實超過專家的最高水準。一般在佛教中都把五明的真正涵義誤會了,不懂的外行認為是五個名詞所代表的單一項目,分為大五明、小五明就是五明了,如大五明:1.工藝學2.醫學3.聲律學4. 邏輯學5.宗教學,小五明:1.修辭學2.辭藻學3.韻律學4.戲劇學5.星系學。其實,五明哪裡是這麼可憐簡單的東西?注意!是要在佛菩薩的證量中含義的五明才是五明,比如工巧明,是指工巧之中的最高境界,稱為明,也就是說必須超過世人中的專家水準,而且五明涉面過廣,就拿工巧明來說,並不是塑造酥油花、畫臉譜、畫唐卡、畫油畫、畫國畫、畫水彩、水粉、畫素描、畫蠟畫、粉筆畫、油漆噴畫、搞雕刻,這幾項壘在一起超過國家級的專家水準都談不上真正的工巧明。真正的工巧明說之不完,道之不盡,不僅是繪畫,包括修房、建築、壘沙、雕塑、裝飾、庭園規劃、風景塑造、燈光設配、衣服鞋帽穿戴、髮飾整形、壁掛窗簾窗花、室內家俱藝術擺設、樓台亭閣裝飾彩色、包裝禮盒色顏、打繩結帶,乃至舉止、行走、入座、威儀,等等…,每一項都要達到國家級專家的水準。簡而言之說,宇宙中的萬有一切美好的都要達到高水平的美之享受,才叫工巧明。又比如醫方明,不是只給人、動物、飛禽等醫病,而是要指把有生命、無生命的都能調整治理好,那才叫作醫方明。其他三明同樣如此,尤其是內明,內明是四明之總集諦,內為內證聖量,明者是內證聖量之高度展現,如身體內證,發乎於相,施表於物,與聖相通,超凡入聖,更是非同小可,微妙威神之極,此不多談。真正的五明不是哪個法王、尊者、法師、格西銜頭的人能達到的,這是要有實際功夫而不是空談理論,南無釋迦牟尼佛納宇宙萬物於一掌之間,對五明無所不精於專業高峰,可惜佛陀的五明成果遭無常破缺,在兩千多年的佛教歷史上,除了南無釋迦牟尼佛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之外,哪怕是祖師級的聖德也沒有真正達到完整的五明,因為此我們才找不到一個先例,一條一款的把五明成果擺展出來量證,故無法列出真正五明者姓氏名誰。要知道所指真正的五明不是所謂書上說的空洞理論,也不是什麼大五明小五明,五明是指佛菩薩掌握宇宙萬法之一切精神和有為之體相的規律變化,造不好的為好,變無用而有用,出辯才達無礙,科學邏輯之關係,相生相剋,變煩惱為菩提,了生死為解脫,達到超凡入聖的高峰,為等妙覺菩薩和佛陀大覺能人。歷史上都沒有見到哪個大格西真正具備了五明的,故之無有成果五大類施展人前,況今人學識證量膚淺,不如九牛一毛。胡說什麼格西五明,實在是丟人,凡俗之妄破天吞海,連五明的氣味都沒沾到,話說轉來,如果不服,就把五明施展人前,以證其實,屆時無論聖凡,皆會敬之。           三、關於有人諮詢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派人開觀音大悲加持法會一事,需要指出的就是,觀音大悲加持法會的所有供養,本身就只能用來放生和做好事,而且必須在半個月之內用完,沒有所謂的另外的放生款。凡另外再收放生款者,是不如法的,無論是誰,若不懺悔改過,總部查實後將會點名批判。並且,經查證,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從未有一次派任何人去什麼地方開觀音大悲加持法會,如有來信所說的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派人到哪裡開觀音大悲加持法會一事,這純粹是打著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的招牌,但實則是個人行為。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2019年12月1日

華盛頓時報–世界佛教總部聲明

(請見附件)   網路版: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sponsored/statement-world-buddhism-association-headquarters/ 手機版: https://m.washingtontimes.com/sponsored/statement-world-buddhism-association-headquarters/STATEMENT BY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In order that the public truly understands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and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specially states the following: 1.  We at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will assume all legal liability for the veracity of this statement. 2.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a true Buddha who has been recognized as such by leaders, regent dharma kings, and rinpoches of various Buddhist sects all over the worl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more than 1,000-year-old Buddhist recognition system.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is also the only one in the history of Buddhism to have received such a large number of recognitions. The status recognized was not that of a rinpoche; rather, it was that of a Buddha. In Buddhism, no great Bodhisattva, great patriarch, or great dharma king is above a Buddha. A Buddha is the highest leader of all of Buddhism. Moreover, the accomplishment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n the Five Vidyas are foremost in the history of Buddhism. No prior holy ones have comparable accomplishments. Such accomplishment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surpass the requirements prescribed by Namo Sakyamuni Buddha in the sutras. A Buddha does not have the perspective of a patriarch of a certain sect or school. Rather, a Buddha has the perspective of the entirety of Buddhism, just as Namo Sakyamuni Buddha had. A Buddha is the highest one upon whom all Buddhists rely and from whom all Buddhists learn! 3.  Previously, when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still in China, He was persecuted by some public security agents because He spread the teachings of Buddhism and upheld justice. As part of their persecution, Chinese public security agents embezzled a large number of paintings and calligraphic works created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dditionally, they fabricated a case of fraud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making groundless assertions involving Liu Juan and Lau Pak Hun. They then reported that case to INTERPOL, seeking an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owever, after a detailed investigation by INTERPOL, the facts proved that the case reported by th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n Shenzhen, Guangdong was fabricated and that in fac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ad not committed any fraud, either in word or in deed. On such basis, at the 72nd Session of The Commission for the Control of INTERPOL’s Filesheld in October of 2008, INTERPOL decided to cancel the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lso, during this time, China found out through investigation that the facts are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did not commit any crime. Therefore, on June 11, 2008, on its own initiative, China requested that INTERPOL withdrawal the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On November 19, 2009, INTERPOL sent a special letter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explaining the entire process. For further details, please see the letter INTERPOL sent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4.  With respect to 閱讀更多 →

華盛頓時報–世界佛教總部聲明

(請見附件) 網路版: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sponsored/statement-world-buddhism-association-headquarters/ 手機版: https://m.washingtontimes.com/sponsored/statement-world-buddhism-association-headquarters/ STATEMENT BY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In order that the public truly understands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and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specially states the following: We at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will assume all legal liability for the veracity of this statemen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a true Buddha who has been recognized as such by leaders, regent dharma kings, and rinpoches of various Buddhist sects all over the worl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more than 1,000-year-old Buddhist recognition system.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is also the only one in the history of Buddhism to have received such a large number of recognitions. The status recognized was not that of a rinpoche; rather, it was that of a Buddha. In Buddhism, no great Bodhisattva, great patriarch, or great dharma king is above a Buddha. A Buddha is the highest leader of all of Buddhism. Moreover, the accomplishment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n the Five Vidyas are foremost in the history of Buddhism. No prior holy ones have comparable accomplishments. Such accomplishment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surpass the requirements prescribed by Namo Sakyamuni Buddha in the sutras. A Buddha does not have the perspective of a patriarch of a certain sect or school. Rather, a Buddha has the perspective of the entirety of Buddhism, just as Namo Sakyamuni Buddha had. A Buddha is the highest one upon whom all Buddhists rely and from whom all Buddhists learn! Previously, when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still in China, He was persecuted by some public security agents because He spread the teachings of Buddhism and upheld justice. As part of their persecution, Chinese public security agents embezzled a large number of paintings and calligraphic works created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dditionally, they fabricated a case of fraud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making groundless assertions involving Liu Juan and Lau Pak Hun. They then reported that case to INTERPOL, seeking an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owever, after a detailed investigation by INTERPOL, the facts proved that the case reported by th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n Shenzhen, Guangdong was fabricated and that in fac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ad not committed any fraud, either in word or in deed. On such basis, at the 72nd Session of The Commission for the Control of INTERPOL’s Filesheld in October of 2008, INTERPOL decided to cancel the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lso, during this time, China found out through investigation that the facts are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did not commit any crime. Therefore, on June 11, 2008, on its own initiative, China requested that INTERPOL withdrawal the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On November 19, 2009, INTERPOL sent a special letter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explaining the entire process. For further details, please see the letter INTERPOL sent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ith respect 閱讀更多 →

修行人没有护法的心行,不可能得到内密灌顶!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什么叫修行》,其中讲到“菩萨应照菩提心”的修持,要修“无畏护法菩提心”:“一切妖孽恶魔施以破坏佛法,导致破戒残害众生让其痛苦时,我将持以正见,不惧魔之恶力而挺身保护佛法,维护众生慧命。”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学佛》中也告诫行人,一当失掉无畏,就犯了根本戒,不可能解脱成就,如有妖人、坏人毁坏佛像、焚烧佛经、破坏正法、诽谤污染佛菩萨,佛弟子不站出来维护,打击这些坏行为,只为自己修行,没有保护佛菩萨的实际行为,就太自私了,这个人一万辈子都成就不了,只有在三恶道中受苦。凡是失去无畏的人是不可能成圣的,凡无无畏、不保护佛菩萨、不护正法者,要受本尊的内密灌顶,尤其是境行灌顶,根本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因为本尊在胜义内密灌顶和境行灌顶上首先录取的条件就要看接受灌顶之人有没有保护佛菩萨、保护正法的无畏行为;如果没有无畏境界,只有自私成就的心行,一旦成就必然成为自私邪道之类,所以本尊也好,护法也好,都不会接纳此类行人的。    《世界佛教总部第20170101号回复重要咨询》提到,护法和建立闻法点是头等佛教正业,把护法位列建立闻法点之前,可见护法比建立闻法点的功德还要大。南无羌佛在《学佛》经书中,更是指出护法的功德大于一切,所以佛教里的有佛部、佛母部、菩萨部、金刚部、护法部,护法专门安成五部之一,由此可见护法极其重要!    圆满证达三段金扣上尊位、生死自由的禄东赞法王,早在2011年的香港大法会上就说过:“ 针对那几个妖邪恶人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破坏佛法、损毁众生慧命的恶行,大家要奋起护法,宣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伟大,宣传佛法的伟大,反驳一切妖邪之论。建立闻法点和上网护法弘法这两点是所有佛弟子的根本职责,也是受到境行灌顶的依据,只要这两点做得好的,会得到大法的灌顶!凡是反对报考闻法上师的人,不支持在网上多多护法弘法的人,一律是邪恶之师,必须当下远离,否则同担黑业,永住轮回恶报。”    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第四十八号公告说:“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发下的行愿是‘众生的一切造业罪过由我承担,我种的一切善业功德全给你们’,对妖孽的种种行为不屑一顾,但我们作为一个佛弟子,如果不维护佛陀的尊严、如来的正法,那根本就是黑业缠身、罪恶极盛之徒,与如来正法毫无因缘,何具解脱成就之有?”    护法就是施以无畏,保护佛菩萨的正法,这种维护光明、正义、正法的行为是功德无量的,必然破格正法修持,早日获得福慧圆满。同时需要注意,保护佛菩萨、维护正法,要遵纪守法,不能闹事造反,破坏大众安宁,要与邪恶斗争,打击妖孽坏人,让佛菩萨安顺弘法利生,促使人类和平吉祥!    因此,佛弟子若想早日受到内密灌顶、胜义内密灌顶,甚至境行灌顶,就必须要积极护法,上网点击、转发如来正法的网站,只要是正知正见,以一颗纯净的心,如法弘宣羌佛正法的网站都应点击转发,不是仅仅点击转发某位上师或某个人的网站,南无羌佛是如来正法的法源根本,护法要护佛陀的正法!!!,这样才能建立真正的护法实相功德,必然能够获得大法灌顶的因缘,相反,那些有能力但又不愿意上网护法,也不做其他护法佛事的所谓修行人,根本就是一名假佛弟子,由于知见偏邪,黑业缠身,想得到大法灌顶今生成就,简直就是异想天开,白日做梦,自己骗自己还不知道!    不支持网上护法的人必定是自私邪恶之人,想求成就解脱的佛弟子要远离此类假修行人,不能与恶人为伍,沾染黑业。    再次提醒行人,这不是上不上网护法的概念,而是你能不能学佛成就的问题,《学佛》中已经明确讲到,没有护法的心行,一万辈子都成就不了!这是佛陀亲口所说,难道我们要违背佛陀的教诫吗?嘴巴上说求了生脱死,行为上却背道而驰。佛弟子们赶紧清醒头脑吧,若想求今生成就解脱,那就尽快行动起来,用实际行动上网护法!!!

信受佛法破除邪見

破除邪見 《佛說十善業道經》雲:「若離邪見,即得成就十功德法。何等為十? 一、得真善意樂,真善等侶。 二、深信因果,寧殞身命,終不作惡。 三、惟歸依佛,非余天等。 四、直心正見,永離一切吉凶疑網。 五、常生人天,不更惡道。 六、無量福慧,轉轉增勝。 七、永離邪道,行於聖道。 八、不起身見,舍諸惡業。 九、住無礙見。 十、不墮諸難。 是為十。」 佛經中記載:佛在世時,王舍城有一位太子,名叫阿闍世,他的性情非常的殘暴。他有一個噁心的朋友,名叫提婆達多。 有一天,提婆達多向他建議說:「你的父王身體很強壯,看起來還能活得很久,人命是無常,你有可能會比他先走一步。如果是這樣的話,你今世就不要想當國王了,乾脆將他殺掉,早一日當國王算了。」 阿闍世起初不敢也不肯,可是經不起提婆達多不斷的唆使,後來就真的犯了滔天大罪,殺害了親生老父,本來他連親生老母也想要害死,幸好有一個名叫月光的大臣和一位名叫耆婆的人,二位出面勸告阻止,才沒使他罪上加罪。但是,由於殺父這個惡業的關係,以後他全身生了惡瘡,而且發出難聞的惡臭,無人敢去接近,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內心承受了很大的折磨。這個時候,他才良心發現,知道這是殺父的業報,因此接受耆婆的引導,到佛陀面前懺悔。 由於他身上惡瘡的病源,是來自內心的邪見所引起,所以懺悔以後,慢慢身上的惡瘡就好起來了。後來他就皈依佛陀,發心護持,在佛陀入滅以後,成為佛教教團的一位大護法。 邪見就是錯誤的思想,一個人思想上有錯誤,就會引起行為上的顛倒,造作惡業,違背常情,這種不合正理的見解,是一種心理病態,也是一種愚癡迷惑,會產生一股力量,阻礙我們接受正法,對於生命前途實在是有很大的影響。 佛法上所說的邪見種類很多,如不信因果,不聽教法,猜疑上師,懷疑佛法等,其中關係最大的,就是撥無因果的邪見。撥無因果,就是否定因果的道理,認為善事不必多做,做了將來不會有什麼好果,惡事盡量去做,做了將來也不會受到苦果。受到快樂,只是運氣好,不是由於過去所種的善因;受到痛苦,只是運氣壞,不是過去所種的惡因。像這種的邪見,就是阻止為善,勉勵作惡,必然會斷滅善根而受到墮入惡道的果報,若業果未熟而轉生為人,則愚癡無比,且貧窮潦倒,不解絲毫因明正理。 我們要知道,因果是宇宙萬有和合真諦,是世間的事實,而不是道聽途說的不實之語,沒有任何眾生能倖免於因果,所以任何人都不應否認因果。否定因果,不但社會秩序無法維持,而且個人生命也無法向上,其實眾生之所以會否定因果,是由愚癡無明而來,如果沒有正見的智慧,那是很難看出因果的絲毫不爽的。佛陀重視正見,因此毫不留情的轉法輪破除邪見。 佛經中說:若人能遠離邪見,可以得到十種功德: 一、不邪見的人,心常好樂真善,能得真善益友。 二、不邪見的人,深信因果,寧舍生命,終不造作罪惡。 三、不邪見的人,惟發心歸依佛陀,永不歸依天魔外道等。 四、不邪見的人,直心正見,只問自己行為是否如法如律,不問一切是吉是兇? 五、不邪見的人,常生人間或天​​上,絕不在惡道受苦。 六、不邪見的人,福德智慧不斷展轉增勝,終至無量無邊。 七、不邪見的人,永離邪道,行於正道。 八、不邪見的人,不起實有自我的妄見,能捨離一切惡業。 九、不邪見的人,通達諸法空無自性,常安住在無礙見中。 十、不邪見的人,不墮在諸難中。 佛經上還有一個比喻:有一個養豬的人,走在路上,看見路邊有一大堆已經曬乾的糞,這麼多的干糞,可以餵飽許多豬,所以他就用袋子裝了這些糞,扛在肩胛上,準備帶回去。走到半路,想不到天降大雨,肩胛上的糞遇到雨水就流下來,淋了全身,臭味沖天,但是他還是堅持背這些糞,不願放棄,結果不但自己受苦,也遭受別人的厭惡。經上說,一個有邪見的人,就像這位養豬的人扛著糞不願捨棄一樣,不但將來受到無量的惡報,也會被眾人所厭惡。 邪見者的行為必然是向惡的方面發展,由於他不信因果不昧,認為因果是騙人的,所以他也不會顧到什麼人格道德。現在還有許多人不信果報,妄稱自己是某某佛菩薩來轉世,或者是冒稱活佛、大師,貪名利養,詐言神通,誑惑世人,這種人既犯邪見又犯大妄語,實在是非常愚癡可憐。也有的人以為自己聰明,很有學識,不肯研學佛理,反過來生出我慢,誹謗佛法,不知自己的認知只是世智辯聰,實在是很幼稚。 那麼,要如何破除邪見呢?唯有學佛修行,信受佛法,依教奉行,了知因果,開敷智慧,離邪歸正,發菩提心,利益眾生,這才是真正的根本,也唯有如此,人生才有真正的光明,生命才有真正的莊嚴! 轉自:佛教正法中心

《學佛》61問

學佛提問:(上卷) 1.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來歷?P5 答: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真身降世。 2.《學佛》是在什麼地方說的法?P6 答:這本《學佛》一書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佛州邁阿密為隨行弟子們當眾所說的法。 3:佛陀在說《學佛》這一法時,有什麼聖蹟公案?P7 答:說法間,一匹碩大無比的西洋菩提樹的葉子當眾從空而降。 4:出版《學佛》一書的目的?P7 答:目的是方便大眾學習,落實於修行修法,從而走上利益眾生、和平世界、吉祥安樂、成就解脫之路。 5.第三世多杰羌佛行持的教戒是什麼?P11 答:遠離封建迷信、怪力亂神、邪師騙子、附佛外道、邪教、邪書。要嚴持佛教戒律,大悲為本,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捨己利他,忍辱愧行,自淨其意,面對眾生不分殘缺病康,一律平等視為親人,要知萬法皆因果,善因得善報,善報結善果,善果獲正法,依法圓福慧,步入成就境,脫離眾生苦,了脫生死輪,圓滿成佛道! 6.怎樣才能保證我們學到大法,福慧達圓今生成就有餘?P11-12 答:若人實修《解脫大手印》,悟徹《藉心經說真諦》,多聽聞佛陀說的、沒有被人竄改或代言的法音,最好是看佛陀說的法所出版的書,而你又確實對諸佛真正之虔誠,第三世多杰羌佛保證你學到大法福慧達圓,今生成就有餘。 7.作為人師至少得深入哪些經論基礎,這樣才會減少教學誤歧途的可能性?P12 答:如果你作為人師,至少得深入一些經論基礎,如心經、金剛經、華嚴經、妙法蓮華經、楞嚴經、阿含經、因明論、中觀論、俱舍論、般若論、戒律論、唯識論、菩提道次第論、菩薩入行論等,這樣會減少教學誤入歧途的可能性。 8.要成為聖者需要哪兩樣東西?P21, 答:修行、學法! 9.什麼叫聖人?P21 答:不生不滅、離開生老病死苦、最後成為一個自由的、幸福常樂的、神通廣大、無有障礙的這麼一個人就是聖人。 10:什麼叫淨業?P22 答:它是沒有黑業,沒有無明煩惱,沒有爾虞我詐,沒有私心爭鬥,沒有任何殺戮和恐怖,只有仁愛、善潔、慈悲、關心、尊敬、無有痛苦,唯獨只有幸福、快樂,如釋迦牟尼佛所說,有隨心所欲的三明六通而享受福樂的世界。 11.什麼叫淨業世界?P23 答:所有佛土世界的一員,沒有一點點黑業和不淨業的行為所以叫做佛土淨業世界. 12:什麼叫嚴淨佛土?P23 答:就是說嚴格控管了,必須是淨業,沒有一點污染的,絕對的淨業,禁止黑業,純淨於善業功德,純淨於了生脫死的聖人之境。 13.什麼叫凡夫俗子?P24 答:當一個人心中還有私心雜念、分別心、瞋恨心、貪奪心、嫉妒心、狂妄心、驕傲心、不知羞恥心、自以為是心、欺騙他人心、那種人根本就是愚癡,那種人根本就是凡夫俗子。 14.怎樣才能洗掉黑業?P25 答:除了忍辱修行以外,還得要行十善、四無量、發菩提心,最後才能真正的把自己的黑業徹底洗淨。 15.為什麼業不淨者絕不可進入佛土?P29 答:因為成聖的人啊,他至少具備三明六通,他能觀照一切、看到一切,那個時候,他的本事可大了,移山倒海心想圓滿等等等,就不是我們普通想像的了,那個時候,他有了那種本事,但是他又有不淨業,又能看到眾生不好的地方,如果看到對自己嗔恨、對自己不好的地方,他一念生起報復,那還得了啊?那個眾生就慘了,無疑的他就成了變相的妖魔。所以佛菩薩那隻手必須緊緊的推住他,絕不能讓不淨業的他成就,絕不能讓他進入佛土世界。 16.學佛成菩薩最根本最重要的問題是什麼?P35 答:迴光返照一日三審。 17.什麼是佛陀,等妙覺菩薩三不過境(或佛陀等妙覺菩薩,菩薩具備哪三要?P26-35 答:第一,他們首先大慈大悲於眾生,沒有分別之心,要把眾生渡脫渡盡,包括罵我者、毒我者、害我者,他都要去幫他、要渡他,視為父母來幫助他。第二,怕眾生。第三,佛菩薩不斷習,而為眾生煩惱。 18.什麼是一日三審、日中三審?P33 答:早上審查,今天白天我應該怎麼樣,成為一個純善、慈悲的人,利益大眾的人;到中午我就回憶,我早上到中午我有過這樣的心或行嗎?到晚上我再來回憶,我早上到中午到晚上我有過這樣的心和行嗎?我今天所作的事情是真正一個因地菩薩的行為、言語、心態嗎? 19.凡是要想成就解脫,要想得到功夫,必須要做好哪一點?(怎樣做就是因地菩薩了?)P36 答:只要我們的惡習能馬上放下,我們能立刻迴光返照到自己的不足,而把眾生真正當成親人來關照,真正的以菩提心面對、付之實踐的話,我們已經是一個因地菩薩了。 20.為什麼,不修行只學法是沒有辦法成就的?P36 答:原因是黑業不是聖體的組織部分。 21.為什麼要轉形為行?P38 答:原因是造作一切業,都是以身口意三業所干的,行是行為最終落實業果,而不是形體在造作,所以稱為修行。 22.為什麼要修行?P37-41 答:因為修行的目的是造就菩薩的形體。 23.什麼是行人?P39 答:他的意識、他的思想要符合佛菩薩教戒的那種行為的思想,他才算是一個行人。 24.為什麼做不到菩薩的行為?或者說為什麼做不到一個聖者?P43 答:他的無始無明的業力釀成他的念欲、自私、狂傲、瞋恨、我執。我執一產生,面子產生;面子一產生,假話連篇產生;假話連篇一產生,黑業因種產生;黑業因種產生,惡相果報產生;惡相果報產生,輪迴轉動產生。 25.為什麼第三世多杰羌佛要經常說自己不行? 答:因為有些弟子還有欺騙眾生的行為,連他們的不淨業心行都教不正,其實佛陀是想弟子向他學一點點,以身示法、以身作則來幫弟子們。 26.什麼叫本尊?P49 答:那一部法你決定修他而作為成就,那部法的主聖翕就是你的本尊。 27.怎樣洗罪?P49 答:改過。 28.十方的大菩薩們最頭疼,最惱火的是什麼?P51 答:在灌頂傳法那一個時刻最重要。那個一念不純正的疑念就完蛋了,就把法污染了環境,緣起不好,學法修法就不生效了。這也是十方的大菩薩們最惱火的。 中卷 29.為什麼第三世多杰羌佛只認同經律論的書面考題,不參與聖考?P60-61 答:因為書面考題的成績一定會相應到段位的級別,段位有多低,書面考題就有多低;書面考分高的,段位就會相等的高。所以書面的考試是本質的問題,這是一原則的問題。 30.什麼叫佛法(或者一部完整的佛法,包括哪些內容)?P62 答:佛門的加行、正行、結行,圓滿的修持就叫佛法。 31.什麼是咒語?P64 答:咒語是佛菩薩的心玄樞紐之力。 32.佛教內密的五大定理寶丸?P67 答:甘露丸、長壽丸、金剛丸、大寶丸和至寶丸. 33.法的力量起源於什麼?P68 答:起源於行。 34.我學法的目的是為了什麼?P69 答:我是要為眾生,讓眾生如何如何的幸福,如何如何的跟我一樣,慈善悲喜捨的四無量心就要開始行動了。而且不是口頭念的,是我必須這樣去做,我要這樣做! 35.我成就的目的是什麼?P69 答:是要讓眾生成就,讓眾生解脫,讓他人也成就,他人跟我一樣的幸福成就解脫。 36.對佛陀師父搞陰謀詭計的結果是什麼?這類的人唯一的出路是什麼?P71 答:必然慘報就是下場。唯一的出路就是:徹底懺悔,徹底改進,重新做人,真正修行,才能跳出悲慘惡報。 37.從本質深處看,淨土在哪裡?P72 答:在我們的心裡,在我們的行上,就有西方淨土極樂世界。 38.聖德考到什麼段位才算羅漢或菩薩?什麼段位才是大菩薩?P73 答:金扣一段才算羅漢或菩薩,金加三段才是大菩薩。 39.發四無量心和菩提心的區別?P74 答:發了四無量心以後,隨著馬上發菩提心。四無量心是向外馳求,他是隨眾生喜而喜,隨眾生悲而悲,心行是隨眾生的情感而牽制。 40.我們要怎樣學十方諸佛在法性真諦中對待一切眾生?P74 答:不能隨眾生的悲而悲,喜而喜,不能隨眾生貪圖的一切而趕快相應;對一切眾生的目的是讓他們成就解脫,而不是讓他們貪得更多,也不讓自己被捲入我執之中。 41.修法入正行時為什麼要念誦觀空咒?P78 答:用咒語的力量來啟動心玄能量,借用佛菩薩的三昧之力,幫助驅趕自己的障礙。 42.為什麼寧動千江水,勿動道人心?P83 答:因為此時此刻生起佛慢真實相境的話,你打攪了他你就完蛋了。假如今天修的是阿彌陀佛,你就打攪的是阿彌陀佛,這個時候你就惹禍了。 43.修法入定後,身體會不會受傷害?P86 答:凡修法入定的人,是萬物不傷的,一切平安大吉。 44.什麼叫結行?P88 答:結行就是結聚一切功德,把所以功德全部結聚,我所修的功德全部像我本尊一樣,全部給他人,全部給眾生。 45.怎樣做到真正的迴向?會有什麼功德和受用?為什麼?P89 答:要真誠的迴向,而不是念一下迴向文就成功的。 因為迴向出去的這一舉動,這無私的心行之舉,真誠的把功德拿給眾生的發心行動,就換回功德。因為這個舉動是偉大的,一切為眾生的,所以這個功德超過你剛才修法的百千倍的功德,馬上全部返回給你了。 46.為什麼要放生?P95 答:因為一切眾生無始以來皆是我的親屬。他們是與人一樣的,只是聰明度不同,形像不同,但靈識都是同的。 47.觀音大悲加持法會最重要的(法會的主體)是什麼?P96 答:最重要的是結行部分無私利益幫助大眾。由於觀世大悲加持法是觀音大悲心積聚之力,因此每場法會結束後必須帶領大家作放生和做好人好事,實施幫助他人的結行。 48.什麼叫學佛法、修佛法、做佛法?P98 答:學佛法是學會它;修佛法是去練它鍛煉它;做佛法是去操縱它使用它。 49.為什麼行持不過關是不能學法的?P98一100 答:行持不過關學了法也沒用,就是有顯現的效果也是邪見之用,不會生髮利生的效果。就算一點虛幻之用,也是邪惡的用,不但不會成正果,而最終必然慘報在三惡道中受苦。 50.為什麼佛菩薩八風吹不動還會難受?P101 答:原因祂怕,怕你去了成妖魔了,有本事還要害眾生,因為祂渡不到而難過。 下卷 51.跟佛陀说法教戒背道而驰的在家、出家的所谓佛教徒会有什么下场?为什么会有这种下场?P107-109 答:下场是活一天少一天,每天在向火葬场走近,亲人财产马上要彻底离开他,一命归阴就在眼前,黄泉路上没有旅店,没有餐食,只有孤独的痛苦。 为什么会有这种下场,因为八识心田中早就洗去了如来正法,在走形式,没有具体实行。 52.什么叫学佛的实行?P109 答:不实行就不是修行。一条一款,一步一个脚印去符合佛陀的法,那才叫实行。 53.怎样才是真修行?P112 答:真正的修行是每时每刻都要按照什么叫修行去学去做,要回光返照,从语言上心态上行为上如何面对对方。 54.什么是利益和权利?P113 答:不能解脱的时间,一切利益都是黑业,都是带你的三恶道中地狱头去的【开山斧】把这孤独痛苦的山打开,让你走进去。 没有利益没有权利,什么都没有,只有我执、自私、纠缠、黑业、孤独和极盛的痛苦。 55.什么是大行能忍的行为?P(113-114) 答:是要彻彻底底把利益平淡化,在利益相争之时拿给对方,自己少要甚至不要利益。在他人害我、谤我的时候,我要毫无在意,而且还要为害我、毒我、谤污我者祝福,希望他幸福,还要从实际行动上资助他帮他,并且不让他知道我在利益他,为他好而付出。 56.什么是护法?P114 答:护法是如果看到他人赞叹佛菩萨,礼敬供养正法寺庙,要心生欢喜助益。 如果有妖人、坏人打佛像烧经书破坏正法,诽谤污染佛菩萨,你不站出来维护,不站出来打击坏行为,你这个人就彻底完蛋了,一万辈子也成就不了,只有在三恶道中痛苦。 57.本尊在勝義內密或境行的灌頂上首先錄取的條件是什麼?P115 答:就是要看接受灌頂之人有沒有保護佛菩薩,保護正法的無畏行為。 如果沒有無畏境界,只有自私成就的心行,一旦成就必然為自私邪道之類,所以本尊、護法都不會接納此類行人的! 58.護法與忍辱的關係?P114-116 答:護法就是施以無畏,護佛菩薩的正法,能為自我忍辱修持,能為護佛菩薩施大無畏,這才是一個偉大的行者。 59.佛教的五大部包括哪些?P116 答:有佛部、佛母部、金剛部、護法部、菩薩部 60.《學佛》上、中、下卷各講了什麼問題?P120 答:第一節課講【行】 第二節課講【法】 第三節課講來檢查印證。 做不到,就算已經有了本尊儀軌法,菩提的種子是不會開花結果的;記住:要真正的福慧圓滿、要成就,就要把我們的自身黑業排開,決不讓它每天粘在我的身上,我要每天種下功德,種下菩提的功德,這才是最重要的! 61.什麼叫無生慈忍力?P127 答:慈是指對眾生的無限慈悲;忍是指一切外來傷我的我都能忍,唯獨傷害佛菩薩的,我毫不猶豫當下施無畏保護!

為了利益大眾請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為我轉發這篇我願負因果責任的文章 我們見到了佛陀真容發誓為證

為了利益大眾請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為我轉發這篇我願負因果責任的文章 我們見到了佛陀真容發誓為證 我叫百哲拉母,很多人都知道我這個人,因為我曾經跟蔣貢康欽仁波且上過擂台比試過,鬥過法,我輸給了他,很慚愧修持欠佳,法不如人,我是一個真心誠意的修行者,我今天以擔負因果責任的言行要寫一篇不具任何誇張的紀實文章。2017年12月29日下午於美國洛杉磯彌陀殿,弟子百哲有幸聽聞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當時在場有僧眾等四眾弟子,大家皆席地而坐,待聽佛陀說法,大家禮拜後,獻上供養,我的兒子家華供上自己所有的積蓄,佛陀一如既往,照常分文不收,義務為大家說法,我一直以來看到佛陀師父紅光滿面,精神充沛,常人差之天遠,但想到近期,聽到很多妖孽之人造謠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想到這惡劣行為非常難過,當下禮請佛陀說法:「為什麼佛陀師父如此圓滿莊嚴之相卻被妖孽造謠誹謗呢?說佛陀師父本來是:黑臉青面,滿臉烏障之氣,平時所見的粉紅年輕臉色,都是故意靠化妝、塗脂抹粉偽裝提精氣神,冒稱聖者氣色,蒙騙眾生的。弟子聽到這些惡意誹謗的言語心如刀割,真是難過之極!」羌佛師父非常悲憫眾生說:「釋迦牟尼佛在將報化時,波旬魔王請教佛陀說:佛陀,您離開後同不同意我的魔子魔孫來學習您的教法?佛陀當下同意了魔王的請求,魔王說:這下好了,我會派我的魔子魔孫進入你的佛教,曲解你的經教,破壞你的教法,以此達到我用武力解決不到的目的,說完波旬魔王哈哈大笑離去。」羌佛接著說:「不錯,我的臉色確實是被遮蓋起來了,既然有人這樣可憐造業,今天這裡面正好有妖孽之人,我就讓大家看看盧山真面目,看看烏黑到什麼樣子吧!目的讓你們其中一些人看了以後,免遭罪業惡報墮到三惡道之中。」羌佛師父拿出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儀軌法》,讓旁邊一位居士把其中一段唸出給大家聽,原文載:「觀自身頭頂上方,高空天際中,有八隻獅子,腳踩祥雲,背上乘一寬廣寶座,座上有各色蓮花,花上有月亮平鋪於輪上,花中央有五彩色吽字,放五彩光,頓然出現第三世多杰羌佛,面似紅珊瑚,身如象白玉,放紅光變為金剛大總持佛,一頭二臂。」當時我認為佛陀會顯神通即刻就會變,結果完全不是,而是南無羌佛當場讓法師們打來大桶純淨水,用盆子清洗毛巾,佛陀當眾多弟子的面,開始用毛巾擦洗自己的面頰、手膀、反覆擦洗的數次,在洗淨臉上的覆蓋後,就出現本來的肉色。臉上徹底洗淨後,全場的人都震驚了,有人激動地哭了起來, 竟然有這麼莊嚴無比紅美的臉色,比高級的紅珊瑚還要紅美亮麗。有人疑心這紅色太紅亮過度了,可能底色上了紅,沒想到佛陀竟用白色的溼紙巾反覆擦拭紅珊瑚的臉頰,看看上面是不是有紅,擦完後,把濕紙巾丟給了大家,大家看後,一點紅色也沒有,紙巾照常是潔白無瑕,我的妹妹秀紅,看到佛陀臉頰像兩個紅太陽,光芒耀眼,照得眼睛都不太撐得開。而且弟子還看到佛陀三十二大丈夫相之一的白毫相光在臉上上下飄動,只有一根長兩吋多非常細的白毫,突然這一根白毫變成兩眉之間一大撮白毫,散化為無數白毫帶放射狀,放光加持眾人,突然又變成蓮花螺旋狀,在眉間顫動放光,又突然消失得一根都不見了,這實在用我們人為的想法無法理解,太神奇了,有了就有,為什麼眼睜睜看到一根白毫變成數不清的白毫,數不清的白毫又會當下消失的無影無蹤,每個人看到的現象和所在部位都不同,在同場同時,有人能看到,有人一根也看不到,白毫是神變性的。如香格瓊哇仁波且見到佛陀的三十二相白毫相光,即其細微的白毫約一公分圍成團球狀,在眉間放光旋轉;又如北京的鄒唯居士看到在羌佛眉心處,白毫相光顯現,猶如微細白針放射形,就像太陽放射白光一樣;而正祥法師說大家都看到了羌佛的三十二相白毫相光,但她看不到,心裡很著急又難過,可就在幾秒鐘的時間,突然很清楚地出現了,看到在羌佛師父的兩眉間,捲曲狀的很多白毫在放光;妙觀法師看到羌佛兩眉間光中有千葉白蓮的白毫相光,形如蓮花,神奇地在伸縮大小變化,當她走到側面時,已經變成直線放射狀,遠近放射,長短變化;釋智開法師看到羌佛師父眉間,從一根白毫都沒有的肉中突然生出許多白毫,輕飄舞動,狀似白蓮;唐麗瓊看到羌佛兩眉間偏上一點的位置,大約有十幾根白毫,有長有短,會動,白毫的部位周邊,像似一團火燄形狀,很長時間一直都在放光;若可法師看到羌佛的兩眉間,突然現出一束白毫,很短,看著看著就開始長長;另外有幾個人同時看到白毫,白毫在羌佛兩眉間,突然鑽進肉中,最後一根也找不到了,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佛陀的三十二相是隨眾生的因緣善根福報深淺而看得到或看不到。有人還看到白毫相光在兩眉間的位置,一個小時後就上升了近一英吋高,白毫出現的時候,都放光加持大家,大家感到身心快活,沈浸在法喜極樂之中,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三十二大丈夫相之一的白毫相光出現,我們有幸等到這因緣,見到了佛陀的真容,除了驚嘆讚許還有什麼呢?這種佛陀真身三十二相,這麼多年來,還沒有人看到。羌佛臉上不是黑氣的問題,反而是把超凡美色遮掩起來,要不是佛陀師父大慈大悲,讓妖孽們少遭罪業,我們也沒有機會見到羌佛師父的佛陀真容,由此帶給我們無上的加持,我們無法表達內心的激動,只有感恩十方諸佛菩薩對我們的悲憫,今生才有殊勝因緣聞受正法,佛弟子我發心必須藉佛陀在世,得大成就,了生脫死,擔挑如來荷擔。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現出了佛陀真相,大眾所見鐵證如山,見到的人都為此作證簽了名,那些誹謗三寶、誤導行人的人,必定是波旬魔王的子孫,最可憐的是我沒有辦法擋住他們進地獄之門,我很難過,救不了他們,他們哪有資格見到佛陀真身喔!要不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本覺大悲,發下不傷害他們的心願,他們這些人早已現世報了。我以上所寫的真實不虛,若我有編造假話,我會痛苦悲慘墮入地獄,不得超生,若我今所說是真我必定福慧圓滿,了生脫死。   佛弟子  百哲拉母   以下為親眼看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展現紅珊瑚色無比莊嚴的佛陀真容,看到佛陀具有的三十二大丈夫相之一的白毫相光的人士親筆簽名作證。 朗博翟芒、香格瓊哇、龍舟、嘎堵、仁欽卻讚 釋隆慧、曲吉云旦、洪鐵生、釋妙言、尚耶 高麗華、釋正淨、釋正誠、釋央宗、珮翎 李麗珠、康布美朵、百哲拉母、珍珠、陳蔓梨 惠珠、次德吉、釋正學、釋了正、釋正因 釋若可、釋了慧、永登貢布、款、釋覺慧 格龍洛珠、釋智光、釋智開、耶喜洛嘎、哲仁阿旺 洛桑尼瑪、釋慧善、頓珠、了善、然乎、俞曉健 袁金鳳、戴瑞華、沈慧君、王水芳、唐麗瓊、李小霞 樓秀紅、俞秋蘭、朱星清、朗卡亞塔、釋妙觀 釋正祥、釋正睿、張基光、任雪、嚴莉潔 李巧云、沈建初、鄒唯、譚琳、Kion Yap、法慧 薛鳳、伍文建、釋法祐、釋正心、釋正捷、釋正航 釋正定、釋正念、釋正勤、釋正信、樓家華、牟月琴 田小玲、樓波含、樓桂花、Joanna Zheng 本文連結: 為了利益大眾請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為我轉發這篇我願負因果責任的文章 我們見到了佛陀真容發誓為證

菩薩、羅漢具備什麼樣的神通本事?辨別聖凡最精准、最簡便、最保險的方法是什麼?

    學佛修行是為了增益福慧進而了生脫死,而不是追求神通本事。釋迦牟尼佛告誡弟子,不能執著神通,神通來了也不要理他。但這絕不是否定神通!神通是修行路上到達某種程度必然出現的現象,是真空妙有之用。自古到今,佛菩薩轉世的聖者在因緣和合時,就會示現神通,以此達到度生的目的。   菩薩都具有超越凡人的相應五明證量,具大神通。且不說菩薩,僅一個比菩薩等位低很多的羅漢都有常人難以想像的神通本事! 羅漢具備六種神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神足通、宿命通、漏盡通。這六通是什麼意思? 說易懂一點,就是能坐觀環宇萬像,耳聽遼遠十方,曉了眾人心思,刹那行走萬里乃至虛空飛行往來于諸刹國土之間,可前看三百年往事,後觀五百年未來,六通之間相互交融又有諸多變化,那是何等了不起的本事啊! 先看看佛經記載,古德們的神通本領吧。 釋迦佛陀率眾羅漢去難國度眾生的時候,羅漢們是怎麼去的?虛空神足飛行且變化而至。 大愛道比丘尼帶領的五百比丘尼都是羅漢果位,那是什麼證量? 空中坐,空中站,空中臥,全身放光、出火、出水及各種變化。 阿羅漢目鍵連尊者可從娑婆世界一伸手到三十三天,阿羅漢迦葉尊者可以站到須彌山頂召喚十方釋迦佛弟子集結佛經,其聲遍傳三千大千世界!達摩祖師乘一葉之舟渡江來到西藏! 再看看近代、當代的大成就者們的神通本領吧。 六祖大師用一方手帕蓋住幾座大山;普欽法師降紅蛇精、青蛇精;阿秋喇嘛為亡人斷因緣;還有,果章法師1994年,在紅豆杉樹下作法,頓時紅光一閃,樹葉嘩啦嘩啦作響,頃刻間樹上萬條蛇無影無蹤;2004年,阿蔻拉摩仁波切、祿東贊法王在聖義浴佛法會上,將四千二百六十磅左右的浴佛法水抬起;2014年4月18日,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總住持釋證達法師,隔空推動2000磅重的金剛石……等等。 自古到今,無論是顯宗還是密宗,無論是小乘還是大乘,凡是大成就者都具超凡本領,神通廣大!所以,有一點我們必須要明白,成就聖者決不可能跟凡夫一樣,否則就是凡夫,還叫什麼聖者?聖者必定擁有超越凡夫的神通本領,而且凡教授弟子的聖者必須要展顯法義規定的道量,否則怎麼證明是聖者,怎麼讓眾生瞭解自己的依止沒有錯?怎麼證明可以將輪回眾生引向解脫成就的另一境界中? 而近些年來,出現了名聲顯赫、號稱大菩薩的人非常之多,多得讓人眼花繚亂。他們都是真正的大菩薩嗎? 當我們潛下心來,深入考證他們的實際證量,剝開他們令人敬仰的外衣,你會發現,這些號稱大聖德、大菩薩的人,百分之九十九只會講口頭理論,而無半點神通證量,連初果羅漢的本事都沒有!這是末法時期眾生的因緣!所幸的是,末法時期畢竟不是無法時期。儘管掌持真正佛法的聖者如大海一粟,少之又少,但畢竟還有真正的聖者在世間度生。 那麼,怎樣辨別他們是聖是凡呢?關於這個問題,《佛說佛地經》、《佛說十地經》、《金剛密鑒》、《悉真論》都說的很明確。拉珍聖德在《鑒別聖德的級位》一文中,也比較詳細的論述了從四果羅漢到各個階位的菩薩具備的相應神通證量。把這些讀懂了,辨別聖凡就一目了然了! 更令人欣慰的是,世界佛教總部為了徹底杜絕以假充真,以小冒大,未證言證,矇騙坑害行人的惡行,依佛教法規,設立了聖考制度!行人都可以參加聖考。尤其是收徒帶弟子的上師、師父們則必須參加考核。為此,國際佛教總部專門發佈了公告,公告中指出“百分之百純正的聖德是一定要經過考試取得的段位名稱,而本總部均對考上的聖德授予相應正宗稱號,發給證書、段位法裝,所授的是最標準正確的師位稱號,除了聖德考試取得之外,只有先知預言等六類師資,或以金剛法曼擇決萬聖的法為確切標準,此外,無論是任何祖師法王認證的轉世者,乃至認證為大法王、大活佛的轉世,都不能成為真正確切的聖德!!!”詳見《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第20150114號)》 聖考在眾人監看下進行。在聖考場上,有七聖十師共十七個人,他們都對每一位入考者考到的段位是發了毒誓的,來擔保真實不虛。另外還有很多考生在同一場入考,考場規定是考完一個人再上第二個人,餘下的人和已考的人都在一旁,考生之間相互親眼看到現場每一位元所考的真實情況和段位元。 考生們在同一個聖考陣,平安吉界就在考生面前,綠顏色的吉界很寬大,能走進去才有段位,走不進去就沒有段位可言。在沒有入考之前考生們實習時,大家都能隨便走進去,一當宣佈入考,有一些考生就走不進去了,整個陣地沒有絲毫機關暗器,但是你沒有多一步真佛法的道行,想多走幾次仍然是不可能走進吉界的!!!入考者面前用眼睛看得很清楚的、平坦的、位於中央的綠色吉界。如果入考者道行不夠,往前面綠色地走,愈朝前走,腳自然會往後退,乃至最終倒地,必然捲入輪迴八風陣,乃至進入大陣倒地。入考者如果具備道行,總部將根據入考者的考試成績,發給相應的袍裝、證書! 有的行人一定會遇到這樣的師父、上師:我沒有參加聖考,沒有聖證書,但我可以傳你們了生脫死之法。說這種話的人,定是沒有聖證量,自知考不過,只有用這種方法掩蓋自己的凡夫真面目。還有一種情況,說“某某上師號稱是幾地以上的菩薩,但由於是謙虛,留有餘地,故意只考了低段位。或者說,為了照顧其他上師的情面,故意不考到更高的段位”。等等。針對此言論,國際佛教總部做了嚴肅、決定性的回答。公告中指出:“幫助造謠說這些話的人,是絕對的人妖,在犯闡提罪了,必招惡報,因為這是直接侮辱七佛之師的文殊師利法王子!”(見《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字第20170108號(2017年3月18日)》 總之,不管這個人是什麼名頭,只要看他所穿的段位袍裝和所持證書,就一目了然的看出是聖是凡、是那個階位的聖了。這是佛菩薩慈悲助益佛弟子拜師求法,鑒別聖凡最精准、最簡便、最保險的方法!也是末法時期眾生的福報,行人們千萬擦亮眼睛,莫錯亂拜師啊!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菩薩羅漢神通本事